玩手机游戏,享快乐生活!
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安卓软件 > 言情小说 > 小怂包的逆袭虐渣路
小怂包的逆袭虐渣路
小怂包的逆袭虐渣路
  • 类型: 言情小说
  • 版本: v1.0
  • 大小: 12.00 MB
  • 标签:
4.5 (92评分)
扫二维码下载
内容简介

注:本站为保护作者及版权,只提供免费小说阅读app的下载,安装完成后搜索“小怂包的逆袭虐渣路”即可免费阅读!

“皇上,您说过不逼臣妾的,君无戏言,难道皇上这是要反悔吗?”堂下跪着的女子袭一身淡绿色凌波裙,外罩一件月白色透明薄纱,头发松松绾着,未着任何饰品,面容稚嫩但已有艳冠群芳的势头,配上那凹凸有致的身材,确实担当的起一个倾国倾城颠倒众生的美人的称号。

只是现在这名女子软软瘫坐在地上,瘦弱的身体透着些许憔悴,眼中流露出死寂的绝望,抿着嘴唇确却是做出不妥协的姿态目光定在陆时年脸上。

而陆时年回望着她的目光中则失望多余怜惜,就像是丝毫没有看到美人眼中忍耐的情绪,痛心大于绵绵爱意:“齐妃,你陪了朕三年,却从未让朕碰过你一次,你可考虑过朕的感受。”

“臣妾当初就说过,只愿这一生得一知己,一生一世一双人,皇上贵为天子,虽暂时后宫只有我一个嫔妃,但皇上迟早会充盈后宫,臣妾自视做不到与他人分享夫君,皇上亦做不到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那又何必强求呢?”

她声音婉转温柔,目光却坚定不移,双手撑在青石板砖上猛地一弯腰,额头撞上地面发出咚地一声闷响:“皇上,放过臣妾吧。”

陆时年闪过痛苦神色:“朕待你如平凡丈夫一般,疼你爱你宠你,为了你甚至多次按压下朝中大臣们的选秀提议,即便如此你还是不信朕吗?”

齐安然又是一下盈盈叩拜,语调依然清亮悦耳但是却隐隐透着淡漠与厌倦:“帝王之家哪里来的真爱呢?”

陆时年:“......”

不忍心再看美人严重对于自己的无视和决绝,陆时年转过脸嘴唇微启轻轻吐出几个字:“押入冷宫。”

齐妃轻轻一笑似是毫不在意,双手置于胸前正一正衣襟,又是拢拢衣裙,即便如此似乎还是那个高贵典雅、众人面前毫不失礼数的贵妃,行礼道:“皇上,臣妾告退。

起身跟在后面跟上来带路的公公身后,慢悠悠迈玉足身影款款消失于寝宫外的拐角处,路过陆时年的时候眼神中甚至不带丝毫留恋眷意,甚至隐隐可现解脱的神情。

陆时年:“.......”这算是挑衅吗,能打架吗?

陆时年猛然站起,将矮桌上的东西全部扫落在地上,胸膛剧烈起伏,显然是已经气到了极致。

瞬时下堂乌泱泱跪倒了一大片的人,瑟瑟发抖极力想将自己缩成一团,生怕怒火就此牵扯到自己身上。

挚爱女子苦苦哀求自己放过她,即使身处帝王尊位又如何,还不是得不到那人的一颗心。

陆时年忽然就觉得身心都有些疲累,挥了挥手,一众太监丫鬟们立即手忙脚乱地从地上爬起来,跟在他的身后小心翼翼服侍着,直接摆驾回了养心殿。

前脚刚刚踏进殿门,后脚陆时年就只是留下一个黯然销魂的背影冲着众多跟着的仆从们摆摆手,声音萧索:“你们下去吧。”

因着雄狮刚刚发怒,没人敢上前招惹,更何况这已经算是皇上的丢脸事了,别人躲尚且还来不及,哪里会有人专门凑上去,这会呼啦啦一下子用出去好些人,就连殿堂都明亮不少。

贴身伺候的清河顿了半晌,抬起脸看了陆时年一眼,最后也背转过身子退下了。

皇上现在需要的正是一个人静静地呆一会。

一时间偌大的宫殿就只剩下了陆时年一个人,就像是久居高位的孤独。

陆时年佝偻着背,脚步踉跄走到寝宫的塌边谢谢靠着,面上满是灰败之色,目光定定落在不远处的一簇开的正繁茂的合欢花上,神情寂寥。

“行了,鸡皮疙瘩都要出来了。”寂静的大殿里突然回荡着这么一句话,可是这里仅仅只有陆时年一人又哪来的第二道声音,再细细听来,原来声音是在他的大脑里自动发散开来。

不练习以后哪来的演技。

陆时年扁扁嘴,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斜倚着,歪着脑袋问:“怎么样,现在进度多少了?”

“百分之四十。”系统的声音充满了电子机械的冰冷,叮地陆时年脑门都是一阵发寒,所幸他最近已经是越发习惯这种感觉了,看多了科幻片之后,被绑定这个莫名其妙的系统让他总有一种自己要被机器人控制的错觉。

不过现在情况也差不多,只是自己还是能够控制自己的大脑和手脚的。

“怎么才这么点,看来这齐安然也算是个有骨气的,不要荣华富贵,不要声名地位,即使被打入冷宫孤身一人也不愿意坐上这妃子的席位。”陆时年揉了揉脑袋,头上竖着冠,两三年的长发生涯和二十年的板寸相比较他是还不太习惯这里的发型,差点扎到手,连忙放下胳膊。

进度缓慢,指数一直上不去,这会陆时年心里也略微有些烦躁,看来之前还是小瞧了这任务,越到最后指数越是不容易上升。

其实陆时年的任务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看情况。

在每一个小世界里都存在着这么一个人,他们帅气,他们多金,可是他们却总是爱着一个不爱自己的人,因着心里的这份不能美好的爱恋,他们便成为了男女主过上美好幸福生活的绊脚石,阻碍了男女主的感情路线自然下场不会太好,所以他们的命运下场甚至可以用凄惨来形容。

小世界里因为这种求而不得爱恋而死的人越来越多,积攒的怨气值也越来越高,当怨念积攒到一定陆度达到饱和的时候就会引发世界失衡。

毕竟他们什么坏事都没干,只是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凭什么就落得如此悲剧收场。

为了保持世界正常运转,系统所在的组织就寻找寄身宿主来完成帮助他们消除这些怨气,而消除怨气最快捷的方法就是狠虐男女主,把男女主强加给他们的痛苦百倍千倍地还回去。

并且这一系列的操作必须是以原身进行,毕竟不管再怎么恨,再怎么怨,那些人终究是深爱过的,如果让他们自己来肯定是下不了狠手的,这个时候就需要陆时年这类人来利用他们的壳子尽情地作者他们之前想做但是却不愿意做的事情。

这个世界是陆时年的第一个任务。

在这个世界中他不叫陆时年,而是叫李承铉,当朝皇帝,这次他的任务就是刷一个叫做齐安然的女人的命运悲惨值。

原剧情中李承铉只能算个男配,李承铉长相俊俏无双,面如冠玉,自带一股风流之气,体型微微有些弱小但是标准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类型,甚至小腹上隐隐有人鱼线的存在,但是他不是这个世界的男主,所以纵使外在条件再好也斗不过世界的命运之女和人家的真命天子。

李承铉虽有风流不羁的外表,但是却有一颗深情专一的赤诚之心,在丞相府中偶然见到齐安然,当时只有十三岁的齐安然脸上略施粉黛,一袭淡粉色月华裙,裙摆略绣素色花鸟图纹,两畔镶以金线,一副泯然于众的时新宫装,头上斜斜插着一只浅白色花钗,身上再无任何装饰,在假山旁与丫鬟们巧言笑兮,李承铉原本是无意路过,但是惊鸿一瞥之后却不由停住了脚步看呆了。

丞相自是知晓自家女儿容貌出众,这会见了他的停步故也不惊讶,反倒作了个揖,垂下头:“此乃小女安然,年方十三,冲撞了陛下,还请陛下莫要怪罪。”

丞相自先皇开始辅佐朝政已有十个年头之久了,察言观色的本事早就是炉火纯青,如何看不出李承铉眼中的浓浓趣味之意。

李承铉“唔”了一声道:“身姿轻盈,花容月貌,丞相果真好福气啊。”

颌首之后丞相看了一眼那个素净的女儿面上甚至没有流露出一分一毫的异样,又是微微鞠躬,撩了撩衣袖探出一只手来侧身带路。

不日,丞相府内便进了几名教引姑姑,又是三月之后的一个十五日,宫中大队人马,内监宫女浩浩汤汤随着一顶火红色的轿子将齐安然抬出了丞相府,抬进了深宫。

这也算是猜对了李承铉的心思,丞相府因着这件事情又是嘉奖又是赏赐,一时间京城里传的沸沸扬扬。

这也只是他们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毕竟丞相之女,当朝天子原本距离他们就甚是遥远。

不过丞相大人在朝堂之上可谓算是扬眉吐气一番,只是丞相毕竟老谋深算,即使得到李承铉如此器重,他也略微有些收敛,直到现在提起来还是拿不到任何错处。

不过到底齐安然年龄小,就不如丞相明事理了,进宫之后依旧只能算是一个绣花枕头式样的性情中人。

当年,岁数甚小的齐安然瑟瑟缩缩坐在龙榻上泫然若泣的模样触动了李承铉内心的柔软,最后也没有狠心碰她,只是虚搂着睡了一夜,即便如此第二天早上齐安然的名分还是从美人升到了嫔位,由此可见从不近女色的君王如此盛宠一人可见是真的动了真情。

只是那齐安然也不知到底是年岁尚小还是心高气傲,总觉得李承铉压根就不是她心里幻想的那个人,将帝王的这份爱慕心思完全拒之门外。

新婚之夜过后,齐安然就像是终于找到了求生手段一般总用当时李承铉随口说出的岁数太小、身体不好的借口推辞这位帝王的留宿。

即使李承铉再怎么喜欢齐安然,但是除了他是齐安然忠实的追求者之外,他还有其他的两个身份,一个是高高在上从来不敢有忤逆的帝王尊贵之位,一个是明媒正娶敲锣打鼓将齐安然迎进门的丈夫之分。

如此娶亲只能看不能吃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对于齐安然的这一消极对待李承铉终于还是忍无可忍了,就在他即将忍不住计划用强的时候和已经被害死了的李承铉签订了契约的陆时年就来了。

陆时年是个GAY,就算齐安然貌美出一朵花脱光了躺在那儿勾搭着他都不会多看两眼,更何况这还是一朵带刺的玫瑰,搞不好就扎的你鲜血淋漓,他就算是占了李承铉的身子也自然是对齐安然不可能抱有那方面的任何想法,来了之后刚开始也只是一心研究如何虐渣,想着早日完成这接下来的第一份任务。

不过即使他有心想要完成任务,但是在进入小世界之前他就只是一个不学无术、身无长物的小混混罢了,这进入的第一个世界又是他完全不熟悉、动不动就要杀要剐的封建社会,陆时年瞬间就怂了。

要是一不小心没装好被当成妖怪烧死了可咋整,他可是当今天子更是不少人瞩目着呢,最初的那段时间可真是天天都在吵着闹着要系统给他换新世界。

系统被他烦的不行,但是也只是说了转换世界这事不归它管,换句话说就算现在它有能力带着陆时年去下一个世界,指不定比现在这个还要凶残。

陆时年没穿越过,不知道比这个世界更凶残的世界是什么,但是他也不是完全没文化,毕竟既来之则安之这句话他就是懂的,成也帝王的身份,败也帝王。

幸亏自己没穿越成其他身份,这还算是个皇帝,手上掌握着其他人的生杀大权,别人至少就算察觉到什么不对也不敢轻易把自己怎么样,勉勉强强就先决定留下来了。

那段时间陆时年借口身体抱恙,在养心殿里结结实实窝了几日,好好学习了一番这个世界的礼仪文化,顺便捉摸研究李承铉的处事方式,打算到时候只要模仿出个十成十以后正常交流就不用愁了。

三天之后晕头转向的陆时年没有速成,反而明白了一个道理。

学渣到哪里都是学渣,所以他可以放弃治疗了。

合上面前的书本,陆时年右手伸出两指做了一个吸烟的沧桑姿势,面上满是贤者时间的神情,叹了一口气:“我尽量而为吧。”

“若任务失败,宿主将会在一个世界结束,进入另一个世界之前接受惩罚。”

听着系统毫无人性的提示,陆时年抖了抖激灵,害怕但是这也没办法啊,凭借自己的力量根本没有办法完全完成任务。

他又怕惩罚,系统也不提前说惩罚是什么,思来想去,寝食难安几天之后,明显胖了一小圈的陆时年决定,这个时候就不应该孤军奋战,先要做的就是找个帮手。

一个原土著居民的帮手。

系统:“........”


游戏排行榜

关于本站 | 人才招聘 | 商务合作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通行证注册

去秀手游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沪ICP备13029565号-2
Copyright©2004 - 2016quxiu.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