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手机游戏,享快乐生活!
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安卓软件 > 言情小说 > 名妓重生记事
名妓重生记事
名妓重生记事
  • 类型: 言情小说
  • 版本: v1.0
  • 大小: 12.00 MB
  • 标签:
4.5 (122评分)
扫二维码下载
内容简介

注:本站为保护作者及版权,只提供免费小说阅读app的下载,安装完成后搜索“名妓重生记事”即可免费阅读!

四月的汝州,美得像一幅画。河面荡漾的落叶,岸边飘下的柳絮,无不透着诗情画意。

汝州安阳城前两日艳阳高照,天气暖和不少,今日却是又下起了蒙蒙细雨,给徊河对岸的入云阁蒙上了一层白纱。

门口守着的小厮正打着瞌睡,冷不丁地头一垂,连忙醒了过来,见没人注意到自己,他这才松了一口气。这几日,阁里的妈妈心情不好,要是被她看见他在打瞌睡,指不定会挨一顿打。

正如小厮所想,秦如香确实烦躁得很,想到某个小祖宗,她更是气得拧了拧手中的绣帕,正烦着,门口突然传来一道焦急的声音。

“秦妈妈,秦妈妈,玉函姑娘偷偷给欢姑娘送吃的被赖三哥抓住了!”

什么?

秦如香听到这话当即双眉一竖,一双丹凤眼闪过一丝不满,随后也不用人请,冷着脸便出了屋子,然后径直往后院走去。

刚到院子,秦如香便瞥见了穿着一身粉衣,身姿纤细的玉函被人困着,而玉函一见她到了,脸上的表情霎时变得泫然欲泣。

“别说我没有打招呼,你这是明知故犯!”秦如香冷哼了一声:“别当着我作出这番模样,给我回自个儿屋里待着去。”

玉函一听她说的话,脸上的表情愈加惹人怜惜,只听她说道:“妈妈,清欢已经一天一夜没有进食了,你就发发善心让她吃点东西吧!”

听到那个名字,秦如香当即脸一沉,手中的绣帕险些被她给撕碎了,她瞪了玉函一眼,“难不成我这入云阁是善堂不成?云函,你是不是闲得慌?要是闲就送你去周大人那里去!”话落对着一旁的小厮生气地说道:“你傻着干什么,还不将姑娘送回屋里去!”

小厮连忙应了一声,手上一用力便拉着玉函往另一边走。

玉函自然不愿意,和小厮纠缠起来。不过她一直娇养在阁里,哪里是小厮的对手,不过一会,便被小厮给拉走了。

见玉函被拉走,秦如香指着阁楼上看热闹的人骂了一圈:“看什么看!你们一个个的是不是闲得慌?”

看热闹的人连忙收回了头。

秦如香的火气总算是小了些,不过在看到左手边半掩着的屋子,她的脸色又是一沉。

她问了门口守着的人几句话,想了想,推开门往里走去。

屋子里除了一个光秃秃的红木桌便只有一张雕花软榻,显得有些寒酸。

入云阁乃是安阳城内,徊河岸边的第一花楼,无处不透着精致,有这样的房间,实在是格格不入。

这屋子可是大有作用,乃是阁里专门用来教训不听话的姑娘的。

屋子只在靠门处有一扇窗,显得有些暗,然而软榻上坐着的一个女子却是生生将屋子照得亮堂起来。

那女子穿着一袭青衣,一头青丝挽了一个发髻,发间只插着一只木簪再无其他饰物,端端地坐在那里。明明素雅得不行,却偏偏让人忽视不了。

好歹是自己带出来的姑娘,秦如香在见到人的那一刻,还是有一瞬软下了心,出口叫道:“清欢。”

软榻上的人一顿,轻轻叫了一声:“妈妈。”

面前的姑娘生得貌美,一张俏脸端的是绝色。说话的声音更是入骨,只闻其声便被勾了魂。不愧是周边花楼中的翘楚,若是平时,秦如烟难免自得,毕竟这个苗子可是自己不离手教出来的。

可是正是因为太了解,秦如香见她这样就知道她还跟自己拗着。

这么一想,秦如香的心中当即不畅快极了,看来是这些年自己对她太好了些!

于是秦如香面上也冷了下来,她面无表情地说道:“你当真是不听我的安排?”

可是那明明是个火坑啊。

因为长时间滴水未进,清欢觉得身子有些发软,而且嗓子干得不行,她不由蹙了蹙眉,片刻后才说道:“妈妈,你又何苦逼我......”

“逼你?我怎么逼你了?”秦如香不怒反笑:“这些年我是怎么对你的,你清高,不接待客人,我允了,你要挑客人,觉得人家粗鄙看不上眼,我也允了,惯得你!你觉得自己当上了汝州花魁,就能趴在我头上耀武扬威了是不是?”

“想得倒是美,我才是入云阁的主人呢!”

最后一句话不由带着一丝怒气,秦如香越想越气,更难听的话从嘴里说了出来。

要是往日,她定然是不会这样对阁里的头牌,可是时间越来越紧,她不慌不行啊。

清欢听着妈妈嘴里的粗言秽语,脸上闪过一丝难堪,却没有说话,因为她知道秦如烟后面还有话要说。

果然,秦如香开了口嘴上就没有停下,她嘴巴活泛,险些说出花来。

“将你当小姐养着,你还给我甩脸,要不是当初我将你买下来,你早不知道被卖到哪里去了!”

“当时你病成那个样子,糊涂得连人都记不得一个,老娘给你请大夫治病,让你过上锦衣玉食的日子,你就是这样回报我的?”

“真是不知道好歹,怪不得人家说婊.子无情,戏子无义!”

清欢垂下眼,手忍不住捏成了拳头,却只在心里冷笑了一声。

秦如香自己骂得起劲,见对方没什么反应顿觉乏味,像是想到了什么,她冷哼了一声:“难不成你还存着为自己赎身,到时找个老实汉子嫁了的心思?”

她话落自己便先忍不住笑了出来,“清欢,你觉得你这样的身份能有人愿意要你吗?就算是你是花魁,卖艺不卖身,可是外人也只会当你是个腌臜地方出来的破货!”

便是知道秦如香一张嘴不饶人,听了这话,清欢还是不由眼皮一跳。

一张粉唇抿得紧紧的,清欢淡淡说了一句:“妈妈,你何必用这话来埋汰我!”

秦如香见她面色冷淡的样子就觉得怒火四起,她扫了面前的清欢一眼,表情有些举棋不定。秦如香自然是疼这个头牌的,废了那么多心思才培养起来,能不心疼吗?

可是她说的话也不假,清欢在人牙子手里的时候确实病得严重,若不是她看她模样生得好,指不定会被人牙子怎么着!

而且从入了阁里以来,她可从来没有像对待其他姑娘一样对她,没想到这丫头这个时候竟然起了反骨!

想着想着,秦如香忍不住又抱怨起来,“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偷偷攒银子?可是你也不想想,有哪个老实人家愿意娶你?指不定就是看重了你的银子!”

“要是遇到个家穷的,你说说你锦衣玉食惯了,那苦你能受得了吗?”

“妈妈。”清欢叫了一声接着说道:“可是这锦衣玉食也要看你有没有命享啊!”

这话一出,秦如香脸上的表情一僵,“难道我还会将你往火坑里推不成?我这是为了你好!”

为了我好?

清欢眼中闪过一丝讽刺,忍不住回了一句:“那夏大人不过是出了五千两银子,你说说,我自十四岁出台给你挣了多少个五千两?”

“你......”秦如香只觉胸口一哽,“好啊你,我看你就是成心和我作对!”

两人此次生了嫌隙自然事出有因,几月前邻国进犯卞州,朝廷派了大军平乱,如今大军得胜归来,领军的将军途经汝州停下,整备军务。

那将军不过二十有余,却是颇得圣心,如今得胜归来怕是更得皇上盛宠,汝州刺史怎么会放弃这个巴结的机会。

刺史大人专门为那将军办了庆功宴,清欢奉邀而去,没想到庆功宴第二日,那夏大人竟是要为她赎身,要将她献给那年轻将军!

在秦如香看来自然是件大大的好事,然而清欢却是不愿意。

战场上杀敌的将军可是好相与的?

秦如香却是不知道清欢到底想的什么,说到底,她根本不在乎,若是心慈,她哪里会当老鸨儿?

秦如香脸色微沉,若不是怕身上会留下印子不好看,她就用别的法子了,这逼良为娼的事情,她做得还少了?

然而想到利弊,她还是得低下身来,毕竟若是清欢不情愿,硬着将人送去,得罪了贵人就不好了,秦如香语气不由软了下来:“清欢,你如今也十八了,那贵人已是顶好的归宿,你长得美,必定能笼络住那将军的心。”

“听说那贵人生得俊得很,岂不妙哉?再说了,你来了阁里一直娇养着,若是跟了贵人,继续过锦衣玉食的日子还不好?”

“那贵人还未娶妻,你若是能在之前怀上个一儿半女,那更是天大的福分啊!”

秦如香这分明是给她画了一个大饼,至于那饼有没有毒,却是得需她自己去尝。

听到最后一句话,清欢眼中闪过一丝恼意,“妈妈,我这样的人,连普通人都配不上,哪里配得上那样的贵人?那大户人家的后宅可是简单的?”

“还妄想生儿育女,怕是到时候被人生吞活剥了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当初阁里的一位姑娘,不过是嫁了一个小官当妾,结果却得了一尸两命的下场,更别说那将军的身份!

她就是生得再好,可是以色伺人,岂有什么好下场?不过是从一个火坑跳进另一个罢了!

听了她这番话,秦如香顿时脸沉似水,她怎么会听不出,清欢是在拿她之前说的话打自己的脸?

秦如香以往对清欢还算客气,可是她并不是什么好相与的人,此时被再三顶撞,心中的火气再也忍不住了。

倒是没想到这丫头竟然如此执拗!

“赖三,给我进来!”秦如香出声叫道。

一瞬后一个身穿灰衣短褐的男子跑了进来,“秦妈妈?”

秦如香看了清欢一眼,随后面无表情地说道:“把她给我扔到后面的荷花池里去!”


游戏排行榜

关于本站 | 人才招聘 | 商务合作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通行证注册

去秀手游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沪ICP备13029565号-2
Copyright©2004 - 2016quxiu.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