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手机游戏,享快乐生活!
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安卓软件 > 言情小说 > 直男的女神系统
直男的女神系统
直男的女神系统
  • 类型: 言情小说
  • 版本: v1.0
  • 大小: 12.00 MB
  • 标签:
4.5 (96评分)
扫二维码下载
内容简介

注:本站为保护作者及版权,只提供免费小说阅读app的下载,安装完成后搜索“直男的女神系统”即可免费阅读!

《直男的女神系统》是作者龙柒写的一篇言情小说,讲述的是何唯身上发生的有趣又感人的故事,该故事会怎样发展,他们最后的结局是否能圆满?下面赶紧来去秀手游网跟小编一起来看看吧!

小说精彩章节试读:

何唯是个孤儿,无父无母,孑然一身。所以每当他下班回家,新番追完,游戏打烂的时候,就会想想自己最后会是个什么死法。

大到地震爆发海啸翻天丧尸来袭,小到喝水呛死走路摔死熬夜累死……基本上能想到的死法,他都认真地琢磨了一遍。

就在他自认为无论怎么死都能从容以对的时候,他被坑死了,被一个迟迟不肯完结的太监小说给坑死了!

按理说,宅男的心理素质不该这么低,如今敢自称宅的,哪个不是阅遍千坑,踩过万雷?

俗话说得好,烂尾满地跑,太监多如狗。没见过烂尾的都不好意思说自己看过网文,没遇上过太监的更不能说自己是读者。

何唯从初中开始看文,也算是资深读者了,对这些早已习以为常。

他每晚睡前会习惯性地搜一搜,昨天也是例行一搜,意外看到一本小说,名字挺不错。

——《亡徒》。

两个字简单大方,还颇有点联想性。

现在的小说不比早年,高大上的正义型主角已经被看腻,腹黑狡诈芝麻陷的男主迅速崛起,占领了一大片的网文江山。

亡徒这两个字,很明显说的是主角,不用看正文,也能猜到这是一位狂霸拽吊炸天的复仇之路。何唯挺好这口的,生活这么累,日子这么苦,闲来无事看个文图得就是一乐呵,如果能从头爽到尾也不枉他花了一包泡面钱。

作者果然写得很不错,一开头,男主就家破人亡。苦成这样,何唯顿觉心理平衡。后头毫不意外,苦逼哈拉的男主开始升级打脸找仇人,过了一个地图之后,再升级再打脸继续找仇人……如此周而复始乐此不疲,何唯也看得酣畅淋漓大喊痛快。

尤其文章设定很有趣,剧情也够跌宕,节奏还跟得上,除了反派有点多且一个比一个变、态之外,几乎挑不出任何缺点!

何唯看了个通宵,终于等来了最后结局,全文最大的谜团要揭开了,男主和变、态们的巅峰对决要开始了!

何唯这个心如死水的宅男都跟着燃起来了!

就在这二百四十九章的结尾,一个大反转即将要掀起的时候,他兴奋难耐地点了下一章。

然后……没有然后了。

‘亲爱的读者您好,您喜爱的作者还没更新哟,您是选择扔个地雷炸醒他,丢个□□轰爆他,还是来一发火箭炮让他尸骨无存呢……”

竟然断在这种关键时刻,一口老血上涌 ,何唯差点没喷了电脑一脸。

他的确想和作者在火箭炮的耀眼光辉中谈谈人生,但可悲得是,他工资不高,挺穷,舍不得来一发,于是……他选择了等。

刚想留个言催促一下,就看到了文下一大片负分。

这是什么情况?!

何唯赶紧扫了一眼,顿时如坠冰窖。

这坑爹的作者竟然已经二个多月没更新了!明明只剩下一章了,最后的大结局了,巅峰对决了!他竟然说自己卡文了,还卡得脑袋痛心痛肺痛胃痛蛋痛菊花痛……等等,这是个什么鬼!

好吧,不管是何种鬼,节操掉到这个地步,何唯只能捂脸长叹,自己这是栽了。

虽说心塞塞,但何唯其实还有点侥幸心理。虽然这作者的下限已死,但看看数据,也能分辨得出,这文的收益很不错。XX网的规定是,三个月不更新就会解V退款,只要这渣作者不是‘视金钱为粪土’的神壕,肯定会在三月之期来临之时补上一更。

而这文只差一章就完结了,即便渣作者脑洞大过天,也不可能再扯下去。

想到最终还能看到结局,何唯糟糕的心情总算好了一点儿。

熬了一夜,是时候洗洗睡了,何唯点了下鼠标,正准备关机,页面忽然跳到了《亡徒》的目录页。

有些奇怪,但何唯并没怎么当回事,XX网会抽,网络会抽,电脑更会抽,在这个抽抽更健康的年代里,身为一个合格的宅男要能从容面对一切抽,所以他很淡定地继续点了‘X’。

可紧接着,他就没法淡定了。

荧幕爆发出强烈的白光,何唯被迫眯起眼睛,正纳闷是怎么回事。忽然间,一股强大的拉扯力袭来,他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前倾,如同突然降临的龙卷风,迅速将他卷入其中,根本无力抵抗。

何唯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当身体被过度撕扯之后,剧烈的疼痛袭来,完全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此时此刻他无比清晰地意识到,自己在一步一步地接近死亡。

他无法阻止,无力抗拒,硬撑到最后,结果还是意识全无。

昏迷之后,他隐约做了个梦。

那是一个极其恢弘的宫殿,盘旋天边,没入云端,在雕栏玉刻之下,是让人望而生畏的磅礴气势。

所谓天宫,怕也就是这副模样了吧。

何唯怔怔地想着,而后忽地一阵天旋地转,那宫殿正中爆发出极强的光芒,冲天而起的是让人无法承受的巨大威压。

而后,悬空而立的是一个恍若天神般俊美的银发男子。

他似是异常震怒,周边乍起的力量犹如实质一般,那双黑眸极端暗沉,燃烧着惊人的火焰。

而他周围,环绕着的却是七个截然不同的人。

碧蓝长剑的光芒四溢,青龙昂扬的巨大身姿,还有那苍天落地的碧绿藤蔓,每个人身后都有一副虚影,而此时,他们在攻击着同一个人。

那是一场难以言说的苦战,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何唯置身事外的看着,却极其清楚的品味到,那彻骨的痛,是背叛,是绝望,是不甘!

七七四十九夜,漫长的像是一生。

何唯满心焦急,他想要救他,可是,他什么都做不了。

日落,星亡。

当一切都归于平静之时,那立于云端的男子已然陨落。

银发张扬,长袍绽放,星星羽翼如同破碎的花瓣,翩然落下。

看着这一幕,何唯的心脏都猛然一阵揪疼,他努力伸手,可是却够不到半分。

他眼睁睁看着他堕入沧海。

让彻底沉入的那一瞬,何唯大喊出声。

下一刻,漫天黑气迅速扩散,碧蓝海面变成一片污浊,天空满是阴霾,巨雷阵阵响起,一个低沉的声音,在天边缓慢飘来。

“以己之念,憎恨苍生,天罚之咒,与世共存!”

紧接着,一团强大的光芒暴起,在天雷之中化作了四抹星芒,消失无踪。

何唯怔怔地看着,半天都回不了神。

紧接着,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是离魂术!天尊竟动用了这般禁术!”

“那又如何。”妖族的老者咳出一口鲜血,“便是如此,他也已然消亡,灵魂一分为四,不过是徒增痛苦。”

“若是他因此而重生呢?”

“那……”木族的首领彻底合上了眼,“便是我们的劫数了。”

***

何唯是被喊醒的。

刚刚清醒他还回不了神,那梦中景象太过真实,以至于他都不知道如今是今夕何夕。

直到耳边响起一阵大嗓门:“臭小子!太阳晒屁股了还不起床,也不想想今天是个什么日子,竟然还在睡懒觉,我看你是皮痒了,再不起来,老子就用竹条给你松快松快啊!”这是个声音粗犷的男人,说得话似乎十分严厉,但又带着些长辈对小辈的疼宠。

何唯有些懵,他从小到大都没跟谁这么亲近过,自然不会有人这样同他讲话……所以,这位大叔是认错人了?

身体重得像是被车子碾过,他稍微抬下胳膊,脑袋竟嗡得一声,疼得他呲牙咧嘴。

“还跟我呲牙,混小子你这是翅膀硬了?老子还管不了你了?”

何唯顾不上对方说的是什么,只咬着牙将那尖锐的仿若钢针穿脑的疼痛给硬扛了过去,好在十分短暂,短短几秒钟,疼痛就消失了。

总算能勉强控制住自己,何唯缓缓睁开眼,看到了说话的大叔。如同他所猜想的,男人年约五旬,鬓间微有白发,但胜在红光满面,虎目圆睁,虽已步入中年,瞧着倒也不算显老。

只是,这人他不认识。

这个念头刚刚闪过,之前那褪去的疼痛又猛地涌了上来,就在何唯以为又要挨上一次的时候,这疼痛竟迅速散去,如同暗夜的烟花,响声震天,但炸开之后却只剩绚丽无边。

可随之而来的,却是数不清的记忆碎片,何唯虽然没再次晕倒,却也只能捂着头,无声的承受着。

到这个时候,雷明才发现异样,粗糙的声音里有遮不住的担忧:“小何子?你这是怎么了?哪儿不舒服跟雷叔说啊!”

沉默了近一刻钟,何唯总算压制住了这些零碎的记忆。

“没……没事,”果然不是自己的声音了,何唯在心里虽然惊骇,但仍硬着头皮说道,“雷叔,我没事了,就是刚才起床起的太快,有些晕。”

若是往日,他来上这么一句,雷明十成十要暴躁一番,但此刻何唯面色实在难看,雷明心知他不是在装,不免有些担忧:“小何子,你有事就跟雷叔说,要真难受了,我就去一趟玉峰山,给你寻些药物。”

“不用,”虽然不知道玉峰山是什么地方,他何唯并不想麻烦别人,他赶紧说道,“真没事了。雷叔,有饭没,我饿了。”

他勉强笑了一下,为了让雷明安心,还特意下了床,稍微走了几步:“您瞧,真没事!我就是饿得很了,再想到今天的日子特殊,一时紧张,所以才晕了一下。”

他这样一解释,雷明还真有点信了,别说何唯了,就连他也十分紧张。若是今天再不成……那何唯这小子可就……哎……雷明叹口气,实在不忍心去想那最坏的结果。

雷明打起精神,嗓音震破天:“行啦,有什么可紧张的,保准没事!快点洗漱一下,饭早就好了,赶紧吃饱了就去前堂门,别耽误了时间!”

雷明先一步离开,见他走了,刚才还硬撑的何唯却是再也挺不住,一下子软倒在地,他毫无形象地瘫了。

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他的出租房呢?他的破电脑呢?都去哪儿了!

没了这些,他即便没死成,可活着又有什么意义?

以及……这是个什么鬼地方?

如今的这些记忆全都十分凌乱,根本拼不出一个完整的片段。何唯认真地想了又想,除了能勉强知道这副身体和自己同名同姓之外,这些破碎的记忆里就是剩下考核考核还是考核,似乎这身体的主人从十一岁就开始不停地考,考了足足五年,这都十六岁了,还要去考!

刚才的粗狂男人名叫雷明,跟这身体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只是这孩子十一岁那年来考核,没考过,雷明瞧他可怜就养在身边。

这孩子有些一根筋,雷明竟也不打醒他,还年年给他凑齐高额的考核费,生怕他不去考……

如今十六岁了,据说是最后的年限了,要是还考不过,他就只能离开这儿了。

这少年也是个孤儿,对雷明很有感情,舍不得这个像父亲一样的男人,所以他说什么也要通过考核。为此还翻了一堆杂书,看了几个偏方,自己琢磨了大半夜,试了又试,不成想……竟一命呜呼了。

何唯怔怔的出神,更让他在意的是,那个梦,到底是怎么回事?

稍稍一想,脑袋就是一阵尖锐的疼痛,何唯硬撑了一下,好歹先将其放下了。


游戏排行榜

关于本站 | 人才招聘 | 商务合作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通行证注册

去秀手游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沪ICP备13029565号-2
Copyright©2004 - 2016quxiu.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