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手机游戏,享快乐生活!
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安卓软件 > 言情小说 > 许你一世情长
许你一世情长
许你一世情长
  • 类型: 言情小说
  • 版本: v1.0
  • 大小: 12.00 MB
  • 标签:
4.5 (1526评分)
扫二维码下载
内容简介

注:本站为保护作者及版权,只提供免费小说阅读app的下载,安装完成后搜索“许你一世情长”即可免费阅读!

小编此次为大家带来了我是小怪兽的《许你一世情长》。希望大家看完这篇由小编精心整理的简介后会爱上这本小说,了解男女主人公跌宕起伏的故事。最后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我们去秀手游网会持续为大家带来更好更全的小说。

深夜,某总统套房内。

灯光昏暗,橘色的光给奢华贵气的房间平添一层神秘。

四周一片寂静,只浴室传来“哗啦啦……”的水流声。

下一秒,水流声戛然而止,浴室门被人从里面拉开。

修长的双腿,精壮的蜂腰,全身上下只在腰间系了一条纯白浴巾,六块腹肌和人鱼线充满诱惑,单一个侧脸便叫人窒息发狂。

蓦地,男人脚步微顿。

冰冷深邃的眼眸划过一抹暗光,视线精准射向豪华大床的方位。

男人两步上前,一把掀开被子,露出一个小妖精——

肤若凝脂,眼神迷离,媚态横生。

傅烨笙好不容易压下去欲火,又被重新点燃。

指尖微动,下一秒,女人的脖子被死死掐住。

低沉冰冷的嗓音像是从地狱而来的索命恶魔,“说,谁派你来的!”

南星觉得自己难受极了,像是有一千只蚂蚁在爬一样,酥酥麻麻。

心里有一团火在燃烧。

叫嚣着,找不到宣泄的出口。

感觉到脖颈间的冰凉,她想都没想,顺势抱着那人的手臂缠了上去。

傅烨笙脸色阴沉,气息逼人:“放手!”

南星哪里还听的到?

从内心深处涌出来的渴望和燥热,无比迫切地渴望有人抱她。

她非但没有松手,反而抱的更紧。

挣扎下,薄如蝉翼的睡裙滑落,露出大片春光。

傅烨笙深吸一口气,用力推开她。

准备打电话叫助理把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弄走。

结果刚一转身,南星又缠了上去,连腰间的浴巾都给打落。

“女人!给我放手!”

森冷的语气几欲将人冻成冰渣。

“我不……”

南星面色潮红,毫无意识。

迷糊中仰头,对着傅烨笙那双薄唇亲去,后者微微偏头,错过了这个吻。

女子扑了个空,歪头倒在男人的肩膀,露出雪白娇嫩的脖颈。

视线往上,耳后赫然出现一个粉色桃心,像是纹上去的,漂亮极了。

在看到那个桃心时,傅烨笙眸光紧缩,接着又被无边的暗涌掩去。

原本要推开的力道收回,顺势将女人紧紧圈在怀中。

“我再问你一次,真的不放手?嗯?”拉长的尾音叫人心肝儿不禁一颤,像是诱人堕入深渊的吸血鬼。

南星本能的将傅烨笙越缠越紧,“不……”

“如你所愿!”薄唇微勾,妖冶至极。

傅烨笙想都没想,俯身覆上那具柔软……

“阿辰……阿辰……”

听到这个名字,进行到一半的傅烨笙瞬间僵住,妖冶的侧脸散发着阵阵阴森。

敢在他的怀里叫别的男人的名字?想死!

他狠狠捏住南星的下巴,强迫她看着自己,薄唇轻启,“女人,睁开你的眼睛好好看看清楚,看现在跟你上床的人究竟是谁!”

好舒服!

“不要走……”

怀中的女子软成了水,紧紧贴着他,异样的感觉从心底升起。

见状,傅烨笙稳住心神,低下头去,狠狠咬着她的耳朵,像是魔鬼的语言,缓缓开口,“女人,我叫傅烨笙,记住我的名字!”

“嗯……”

“叫我的名字!”

“笙……”女子呻吟出声。

傅烨笙不再犹豫,腰间下沉……

头痛欲裂,全身像是散架一样。

南星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入眼是装潢奢靡的酒店套房,视线回转,她的旁边躺着一个……男人?!

南星僵在原地。

她想到什么,鼓起勇气,咬牙掀开被子。

在看到布满青紫吻痕的身体时,脸色瞬间惨白。

她……她失身了!

怎么会这样……

南星使劲捶着自己脑袋,迫使记忆回归。

昨天是她的生日,大家晚上出来给她庆生,半路接到许辰的电话,说是要给她一个surprise!

为了赶时间,就抄近路去了。

结果半路被人偷袭,失去意识,等再次醒来就是眼前这副模样了……

大颗大颗的眼泪滚落下来,脸色苍白,全身发抖。

她使劲咬住手腕,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南星不笨,瞬间就明白一定是有人故意算计她!

是谁?

究竟是谁用这么恶毒的手段来害她!

这时,身侧的男人翻了个身。

南星被吓了一跳。

泪眼朦胧的水眸中划过一抹惊慌,触电一般从床上跳下。

手忙脚乱,用最快的速度将散落在地上的衣衫套在身上。

跌跌撞撞就往外跑,头也不回。

她没看到,在房门关上的一瞬,男人的眼眸猛然睁开,哪有半点睡意……

傅烨笙一双寒眸眯起,里面散发着危险的光芒。

他从床上坐起,拿过电话,拨出一个号码:“马上给我查清楚,昨晚在我房间的女人究竟是谁!”

挂上电话后,眸光微垂。

视线落在床上那抹嫣红时,微微凝滞。

……

南星大脑一片空白。

脸色惨白地站在酒店门口,看着车水马龙的街边,失魂落魄。

脏了的她还有什么脸站在许辰面前?

还不如……一死了之。

思及此,南星咬牙,魔怔一般,抬脚就往街上冲去。

……

许辰将南星到凌晨一点,始终不见她人影。

最后还是南雨涵哭着告诉他,说南星不见了,怎么都找不到。

许辰这才意识到不对劲,疯了一般找人。

结果翻遍整个C市,都不见南星人影。

在他快要崩溃时,有人匿名发消息给他,说南星在寰宇酒店。

他想都没想,开车一路狂奔,果然在酒店门口看到南星。

许辰面色一喜,正要向南星跑去,就见南星突然往马路对面冲去。

顿时吓出一身冷汗,一把将她拽进自己怀中。

“南星——”

“阿、阿辰?”南星转头,有些迟钝。

她盯了许辰许久,眸光才恢复清明。

对上许辰那双后怕和惊惧的眼神,南星再也忍不住,痛哭出声。

“你怎么才来?你怎么才来……你为什么不来救我……为什么……”

她在他的怀中哭的肝肠寸断,撕心裂肺,不能自已。

许辰狠狠抱紧怀中的人儿,“对不起,是我不好,对不起……”

说着将哭晕的南星抱上车,带回自己公寓。

结果在帮南星换衣服时,发现了不对劲。

白皙的脖子上赫然印着一个青紫色的吻痕!

许言眸光紧缩,僵在原地。

半响,他才鼓起勇气,一把扯开南星的衣服。

视线所及之处,无一完好,触目惊心。

一个个羞耻的痕迹,昭示着身体主人经历了一番多么黑暗的遭遇。

许辰只觉心仿佛被人掏了一个窟窿,冷风穿堂而过,冻得他浑身僵硬,通体发颤。

他的南星,他捧在手心疼了这么多年的女人,竟然……

一向温润谦逊的眼眸被狂风骤雨席卷,充斥着各种黑暗情绪。

怪不得南星要寻死,怪不得她哭的那么伤心,怪不得她跟自己说了一路对不起,原来……

许辰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他怎么这么混蛋,连自己的女人都看不好!

看着备受折磨的南星,许辰小心翼翼的将她抱在怀中。

许久,才哑着嗓子开口,“别怕宝宝,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陪着你,不离不弃!”

等南星再次醒来,已是下午两点。

许辰坐在窗前,不知道在想什么。

细碎的阳光透过窗,打在他的肩头,倾泻一室温暖。

清冷矜贵的面容,如玉的眼眸带着说不出的温暖,高贵又优雅。

在C市,他是所有女孩心仪的对象,不只是因为他俊美的容貌,显赫的家世,更多是他因为他对南星的宠爱。

许辰,许氏少爷。

C市新贵,上天的宠儿。

看似温文尔雅,实则心狠手辣。

外人都说,他把毕生全部的温柔,都给了一个叫南星的女人。

那是被他捧在手心里宠大的女人。

他对她百般宠爱,言听计从。

可惜,就是一个对他这个好的人,如今她却……

“阿辰……”

刚一开口,南星便泪如雨下。

许辰眼底满是惊喜,还不等他开口,就听南星说,“我们分手吧!”

笑容僵在脸上,眸光陡然冰冷,愤怒,心痛,怜惜充斥他的眼眸。

愤怒的情绪在触及到南星的眼泪时,顿时化作一汪春水。

他俯身下去,一把将人扯进怀里,对着那张柔软娇嫩的红唇,压了下去。

不复往日的温柔,带着惩罚性的发泄。

苏锦没有拒绝,伸手环着他的腰,加深了这个吻。

许久,许辰才松开她,哑着嗓子开口:“这样的话我只许你说一次!”

南星喉头一哽,僵在原地。

他说:“过去的我们都忘掉,你是我许辰的妻子,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休想逃离!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

他还说,“你放心,伤害你的人,就是掘地三尺,我也会找出来给你报仇!”

很少有人能接受爱人失身这件事,可许辰做到了,由此可以证明:许辰真的爱惨了南星!

南星一夜未归,南家早就翻了天。

在南星休息好之后,许辰亲自开车将她送回家。

结果刚一进门,一沓照片就向南星砸来。

“我南振业怎么会有你这么个不知廉耻的女儿!”

许辰连忙伸手去挡,照片散落一地。

照片上一对男女打得火热,暧昧又缠绵,各种角度一览无遗。

奇怪的是照片上的男子模糊不清,女人却是清清楚楚,认识的人一看就知道是南星。

“一天到晚不学好跟着一群狐朋狗友鬼混就罢了,竟然学会去酒店开房!南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南振业面红耳赤,指着南星鼻子就破口大骂,根本不给南星解释的机会。

南星脸色发白,垂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全,她咬紧牙关,一双水眸瞪的大大的,倔强又叫人心疼。

下一秒,一双温热的大手轻轻掰开她紧握的双手,与她十指相扣。

许辰将南星揽入怀中,这才看着南振业,笑着开口,“叔叔,这中间可能有些误会。”

“误会?”南振业冷笑,“她是什么东西我会不知道?你别替她解释!她不要脸我还要脸,我可丢不起这个人!”

许辰正要开口,就听夏梦开口,“好了振业,别骂孩子了。”

她看了一眼南星,眸光微闪,笑着说道,“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不管发生了什么,只要孩子好好的就好了,你发这么大火干什么?别人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去,我们做父母的总要多包容孩子。”

她顿了顿,“再说,星儿还小,等她再大些就好了。”

夏梦这一番话看似安慰南振业,实则火上浇油,坐实南星的恶劣行径。

果然,南振业气的牙龇目裂,额头青筋直跳,“过去?这事过不去!”

“二十好几的人,马上大学毕业了你跟我说还小?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早就开始创业了!”南振业铁了心要教训南星,“你给我跪下!今天我不打死你这个小畜生我就不姓南!”

南星心中一疼,嗓子堵得厉害。

又是这样!

每次一有事他总是不分青红皂白骂自己一顿,如果是南雨涵苏秉承总会说:雨儿没关系,这不怪你,别自责。

为什么?

都是他的孩子,为什么要厚此薄彼?

南星深吸一口气,有些哽咽,“爸爸,我可以解释。”

“有什么好解释的!从今天开始我南振业没你这么下贱的女儿,你给我滚出去!滚!”

许辰眸光陡然暗沉,他看着南振业,虽然笑着,却一丝温度都没有。

“叔叔,不知道你从哪里来的这些照片,昨晚星儿一直和我在一起,如果你不相信,可以派人去查,至于这些照片……”许辰勾唇,“毕竟现在PS技术这么好,以假乱真,栽赃陷害,也不是不可能。”

“就她这种东西,谁会陷害她?”南振业冷哼。

南星脸色一白。

呵!她这种东西?

这就是他的爸爸,真好!

“叔叔您问的是,我也想知道是谁要陷害她,不过这事先不提,我自己会查清楚,我只说一点,如果星儿真的跟别的男人睡了,您觉得我还会站在这里跟您聊天吗?”

南振业暗自思索,不错,自己的女人跟别的男人上床,是个男人都无法忍受。

如果真的是这样,恐怕许辰早和南星分了,也不会站在这里跟他解释。

他将视线落在许辰身上,沉声问道,“你猜测有人陷害她?”

“不是我猜测,事实如此。”许辰反问,“星儿是你的女儿,难道您不了解她的性格么?”

南振业一噎。

这时,夏梦赶紧开口,“你看看你,女儿没回来时候担心的跟什么一样,我说叫你别着急慢慢说你偏不听,现在被女儿误会了吧?就说你这个暴脾气,什么时候才能改!”

有了夏梦这个台阶下,南振业的脸色终于不那么难看。

“星儿,你快给你爸爸道个歉,你爸爸也是太着急了。”夏梦想了想,一脸担心,“只是你毕竟是女孩子,夜不归宿这事……我知道你性子活泼,在家里呆不住,只是阿姨求你,希望你下次不回家了能给家里报个平安,这样我和你爸爸也就不担心了。”

南星被夏梦气的浑身发抖。

这个白莲花,逼死她妈妈,抢走她爸爸,隔三差五在他爸爸面前给她上眼药不说,到现在了还不忘捅她刀子!

她瞪着夏梦,咬牙切齿,“你管得着我吗?我跟你有什么关系?每天假惺惺的装模作样给谁看!”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准着无误的落在南星脸上。

“你给我闭嘴!这是该对长辈说话的态度吗?你的教养都被狗吃了?”

南星不可置信的看着南振业。

她没想到,爸爸竟然会为了一个小三打她!

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痛,刺的她整颗心一阵阵抽疼,她死死盯着南振业,带着一股子执拗。

眼泪悄然滚落,“是,我是没有教养,那是因为上梁不正下梁歪!”

“你——”南振业怒不可遏,“我今天非打死你不可!我打死你这个小畜生!我打死你!”

顿时场面混乱。

“振业你干什么!好端端的跟孩子置什么气?她好不容易回来了,你要赶她去哪里?”夏梦赶紧拍着南振业的胸口,帮他顺气。

“是啊,我做什么都是错的!”南星一字一句,用力说道,“有妈的孩子像个宝,没妈的孩子像根草!早知道你这么讨厌我,我宁愿当初跟妈妈一起死了也不会跟你回家!”

南星吼完这句就跑了出去,许辰赶紧追上去。

南振业则被南星的话怔在原地,半响才颓然的坐在沙发上。

许久才狠狠说道,“不回来就不回来,最好永远都别回来!”

一旁的夏梦闻言,勾唇笑了。

因为和南振业吵架的缘故,南星这两天都住在公寓,没有回家。

这天,南星刚上完晚自习,就接到电话。

是许辰的助理打来的,说许辰跟人谈生意喝多了,吵着要见她。

“你等会儿,我马上到!”

南星用最快的速度冲到皇家,找到江特助说的包间,果然看到醉到不省人事的许辰。

看到南星来了,许辰当下就挂在她的身上,男女重量差直接将南星扑到在沙发上,姿势羞耻。

“宝贝儿,要亲亲……”

南星羞得满脸通红,一把打开他的头,小声呵斥,“许辰你够了啊!”

亲你个头啊!没看到包间还有那么多人么!

“我不嘛……就要亲亲!”

蓦地,包间响起一声轻笑。

低沉清冽的嗓音散发着丝丝诱惑,有些冷,又有些凉,嘲讽意味不要太浓。

完蛋了!这下丢人丢大了!

南星无比鸵鸟的将脸埋在许辰的脖子里。

下一秒,就听到包间门打开,接着,房间就静了下来。

南星卯足力气将许辰从身上推开,等帮他整好衣服,已经被累的气喘吁吁。

这时,江特助回来了。

南星抬头,“你回来的整好,麻烦你帮我看他一下,我去洗手间拧个毛巾帮他擦擦脸先。”

“南小姐你去吧,许总交给我就好。”

南星从waiter那里要了一条新毛巾,就往洗手间走去。

毛巾消过毒后,南星用温水浸,拧干,准备走人。

刚一转身,就被吓了一大跳。

身材修长挺拔的男子倚在门框上,指尖夹着一根薄荷香烟,烟雾缭绕,妖冶的容颜透着蛊惑人心的味道。

视线落在南星身上。

慵懒森冷,不寒而栗。

在南星眼里,许辰是世上最好看的男人,可她没想到,居然还有人会长的比许辰都好看。

并且好看的叫人感到危险!

南星警钟大响,不露痕迹后退一步,准备从旁边绕过去。

下一秒,手腕被人拉住。

心跳漏了一拍,南星转头,“先、先生?”

傅烨笙眸光微动,目光落在她光洁如玉的脸上,晦暗莫测。

南星挣扎着想把手抽出来,结果无济于事。

“喂!你给我放手!”

“呵!”男人轻笑,“睡完就不认账了?”

南星又气又恼,“神经病啊!我根本就不认识你好吗!”

闻言,傅烨笙眼底划过一抹寒光,“哦?不认识?”

南星拼命挣扎,“放开我!”

傅烨笙手下用力,下一秒就将南星抱在怀中。

低头俯身,温热的气息打在她的耳根,“寰宇酒店,1102房间,敢不认识?嗯?”

“轰隆——”一声,有什么在南星脑海中炸开。

她瞪大眼眸,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那被她刻意遗忘的记忆,充满耻辱和不堪的一夜,在这一刻,彻底暴露无疑。

南星脸色惨白,整个身体止不住颤抖。

许久,她才找回意识。

对上男人笃定的眼神,南星慌忙转头,“你说什么?我、我听不懂!”

“是吗?”傅烨笙不以为意。

只见他拿出钱夹,从里面掏出一张照片,递到南星面前。

在看清那张照片时,南星脑海一片空白。

照片上南星迷离的依偎在傅烨笙怀中,双臂紧紧缠绕住他的脖颈,暧昧劲爆。

对上男人饱含深意的眼眸,南星白着小脸,哆嗦问道,“你想怎样?”

傅烨笙却反问,“不是说不认识么?”

南星咬牙,她压根就没想到和自己发生关系的人会这么的危险。

更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

她深吸一口气,“我确实不认识你,那天晚上我被人下了迷药,根本就不知道……而且……而且我也是受害者。”


游戏排行榜

关于本站 | 人才招聘 | 商务合作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通行证注册

去秀手游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沪ICP备13029565号-2
Copyright©2004 - 2016quxiu.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