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手机游戏,享快乐生活!
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安卓软件 > 言情小说 > 绝城荒途转成歌
绝城荒途转成歌
绝城荒途转成歌
  • 类型: 言情小说
  • 版本: v1.0
  • 大小: 12.00 MB
  • 标签:
4.5 (291评分)
扫二维码下载
内容简介

注:本站为保护作者及版权,只提供免费小说阅读app的下载,安装完成后搜索“绝城荒途转成歌”即可免费阅读!

小编此次为大家带来了酿玉的《绝城荒途转成歌》。希望大家看完这篇由小编精心整理的简介后会爱上这本小说,了解男女主人公跌宕起伏的故事。最后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我们去秀手游网会持续为大家带来更好更全的小说。

我懊恼的关掉文件夹,再也没有心思学习,走了出去。

“林小姐,少爷不让你出门,你就在客厅里坐一会吧,有什么需要吗?”刚走下楼,就看到张妈匆匆走了过来。

薄时胥那个人,要是知道我不听他的话,自己跑了出去,不知道会是一副什么表情,那时候张妈也不好做了吧。

“没事,我就是下来看看电视。”说罢,我把身子陷入了柔软的沙发。

屏幕里放着多精彩的节目,都不能吸引我一丝一毫,满脑子都是薄时胥设计我的事情。

最可怕的不是我被蒙在鼓里,而是,我知道一切的一切,却无能为力,只能感慨自己自作自受。

时间一点点流逝着,不知道我在沙发上折腾了几次,睡着又醒过来,只是知道,我的心情,丝毫没有改变。

随着天色越来越晚,薄时胥就快要回来,我心里就越发的难受。

终于,在几个钟头后,门咔嚓一声响了,我赶紧闭上眼睛,装作自己已经睡着了。

“少爷,您回来了。”是张妈柔和的声音。

“嗯,林成歌都做了什么?”

“林小姐只是一直在客厅坐着,看了会儿电视,很安静。”

“好,你去准备饭吧。”薄时胥匆匆结束了对话,往这边走过来,我偷偷的咽下口水,眼睛闭得更紧。

我身边的沙发突然下陷,我本能的睁开眼睛,看到薄时胥放大的脸,就出现在我的面前。

“怎么?你装的可一点都不像是睡着了。”他冷笑,低头咬住我的嘴唇,再次夺走我的呼吸。

这个男人,凭什么以为我每一次都会妥协?我用力的咬住他的嘴唇,直到他松开我,凌厉的目光中带着一丝疑惑。

“你……”他皱起眉,两只眼睛认真的像是要把我看穿。

“吃饭啦!”张妈的声音打破了我们之间的安静,我抢先站了起来,跑到餐桌上。

他不紧不慢的走在我的身后,自然而然的落坐在我旁边。

“你先下去休息吧!”薄时胥扫了一眼身边的张妈,吩咐道。

张妈点点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你胆子不小啊,知道这么做的后果吗?”

“我知道,不过我做了什么事情我自己都可以承担,不像是某些人……”我说着,低下头,和他正面对抗没有什么用,我怎么这么不理智。

啪!他筷子一摔,直勾勾的看着我。

“你什么意思?”

“没有,张妈做的饭很好吃。”我转开话题。他却不肯罢休,夺过我手里的饭碗,拉着我来到了盆栽后面的阳台里。

“你做什么?”我紧张的后退着。

“我得告诉你,怎么做好你的本职工作……”他压低声音,把我顶在玻璃窗上,掰开我的一条腿,毫无准备的冲进了我的身体里。

韧带带动着整个身体,因为疼痛不停的颤抖着,我却咬着牙愣是一句求饶都没有说,甚至没有哼出一声。

“薄时胥,你尽管折磨我,总有一天,我的恶报尽了,就会轮到你。”我咬着牙挑衅着。

“我?好啊,我等着……我看看你这个胆小鬼有没有命看到我遭报应的那一天。”他说完加大了力度,我的手臂拼命的往旁边抓去。

咔嚓!

突然,手碰到了一根植物,用力一扯,那根枝带动着花盆一同栽倒在地上。

薄时胥趁机控制住了我的身体,残忍的贯穿我。

“少爷,发生了……”不明所以的张妈跑了出来,尽管隔着盆栽,朦朦胧胧的看不清什么,但是她一定猜到发生了什么。

“滚,我不想在这里看到你。”薄时胥愤怒的喊着,这一声像是炸雷,响在我耳边,却震碎了我的肝胆。

只看到张妈的背影蹒跚,跌跌撞撞的消失在视线里。

“她……你不该这么说张妈……”我看着张妈的背影,觉得羞愧难忍,另一方面,心里有点不忍。

“你还想着她?好好想想你自己吧。”薄时胥说完再次把我压在地上,狠狠的掠夺着我的身体。

汗水滴在地板上,粘在后背上冰凉,我想挣扎起来,身体却已经瘫软无力,所有的挣扎都像是给他抓痒。

“林成歌,你还在可怜别人,你怎么不可怜可怜自己?”薄时胥捏住我的下巴,迫使着我看他的眼睛。

泪水已经模糊了视线,我看不清他的脸,更看不清他的情绪。

我没有回应他,转移了视线。是啊,我怎么不可怜可怜自己,被丈夫骗了不说,还被前男友欺负到这种地步……呵……

这样肮脏破落不堪的我,到底为什么要活下去?

“看着你这个样子,我真想直接弄死你,你说你为什么不在那场火灾里被烧死呢?”他冷笑,手松开了我的下巴。

听到这句话,眼泪流的更加厉害,我怎么不死了?我要是死了,你现在还能站在这里吗?可是我说不出口,若不是我,他也不可能会置身火海,更不可能会受伤。

看到我沉默,他以为我默认了当年犯下的错,满意的站起身子,走向沙发。

“我怎么不死了?”我躺在地板上,感受着它带给我的冰冷,感觉心一点点的结冰。

为什么我要活着,要这样活着?

看到地上破碎的花瓶碎片,手不由自主的伸了过去,捡起一块碎片握在手里。

看着原本精致的花瓶,现在就像是一堆垃圾躺在地面上,好像是现在躺在这里的自己,没有了一点价值,也没有了存在的意义。

眼看着右手拿起碎片往自己的左手腕划去,刚落下去,还没有感觉到痛,碎片已经被薄时胥握住,豆大的血滴从他的手心冒出来,滴落在我的手腕上,鲜红的额血液刺痛了我的眼。

我茫然的抬起头,薄时胥一脸的惊慌,气急败坏的扔掉碎片,把我抱在怀里,力气大到分分钟可以碾碎我。

“你就这么想抛下我?好,既然你这么绝情,我也没有必要留情了。”薄时胥说着拎起我,把我扛在肩上,走上楼,走进了他的房间。

他的房间里有一块很大的镜子,就立在衣柜旁边,房间里所有的一切,在里面一览无余。

包括我们……

“你不是觉得羞耻吗?我就让你知道,你到底有多么的不知廉耻。”他咬着牙,把我身上仅有的一件衬衫扯碎,我的身体就这么猝不及防的完全暴露在空气中、镜子里。

“不要!”我失声叫着,用手护住胸口蹲在床边,狠狠的低垂着头,不敢抬头看。

“林成歌,你给我自己站起来,如果我帮你,可不仅仅是站起来这么简单了。”薄时胥衣着整齐,和他站在一起,更显出我有多放荡不堪。

“求求你,我不要,我真的不要……”我拼命的摇着头,不肯抬头看他。

他伸手拉起我,我看到了他手上的伤痕,眼前一黑,短暂的失去了意识,等反应过来之后,已经被他扣在了怀里。

他坐在床上,我坐在他的腿上,不着一缕,更重要的是,我正对着镜子,明亮的光线把我的每一根汗毛都照的清清楚楚。

“不要,求求……你……阿胥……”毫无办法的,无意识的叫出了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总叫他的称呼。

“你……叫我什么?”他一愣,镜子里的表情仿佛冻住了一样,时间在一瞬间僵持。

“没有!”反应过来后,我赶紧摇头,好像自己什么都没有说过一样。

“林成歌……我真的恨不得拆掉你的骨头。”他说着,一次又一次的贯穿我的身体。

已经完全谈不上快感了,除了疼还是疼,疼到我已经没有说话的力气,只能简单的哼出几声微弱的呻吟声。

“你知不知道,我最讨厌的就是出尔反尔的人?你知不知道,你到底有多么的残忍,把我一个人留在火海里,自己逃了出去,你不是说,你会一直陪在我身边吗?”他的声音带着薄怒,全都发泄在我的身上。

不是,不是这样的,我只是……我一直都在尽量拖着他往前走,可后来,我真的不记得了,但是我是绝对不会抛下他一个人的。

如果当时一定有一个人要受伤的话,我肯定希望那个人是我。当我得知了他的死讯后,我甚至宁愿自己能够替他去死。

“不是的,我没有,阿胥,我怎么可能……”我声嘶力竭的解释着,但是话到嘴边微不可闻。

他根本听不到。

“叮咚——”就在这个时候,门铃响了。

薄时胥放下我,把我扔在床上,走到门口,看了一眼显示屏里的人像后,几步走到我的面前。

“不许出声,要是让她知道你在这里,你知道后果。”薄时胥再次拎起我,把我扔到一边的衣柜里,狠狠的关上柜门,还上了锁。

两扇柜门之间还留有一丝缝隙,我把脸靠在上面,打量着外面的情况,到底是谁,会让他这么在乎。

薄时胥简单的把我破碎的衣服收起来,随手扔到角落,然后走下了楼。

“胥哥哥,你家里这是招贼了么,怎么这么乱啊!”随着一阵脚步声,一个穿着华丽的女孩子走了进来。

可以随便的进薄时胥的卧房,她的身份一定不简单。

等到她走近了我才发现,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我大学时候的好友顾欣欣。

我记得她和薄时胥是青梅竹马,当时我和薄时胥交往,他和我介绍过,但他只把她当做妹妹。

所以出现在这里也不奇怪。

“没事,只是家里的保姆比较笨,我已经赶走了。”薄时胥面上一片和煦,和面对我是完全两种不同的状态。

那温柔的样子就像是当初和我交往的时候一模一样,就像是沐浴在阳光下的王子,英俊、又那么可望而不可即。

“是嘛?不过你这里还真是乱啊,真是缺一个女主人啦!”顾欣欣笑着,自然的拉住薄时胥的手。

薄时胥却不自然的僵硬了一下,眼底划过一丝呆滞,然后温柔的摸了摸顾欣欣的头,没有再回答。

他们这是……什么情况?我记忆里,两个人似乎不应该是这么亲密?

“胥哥哥,我们结婚的日子也近了,你说你对我怎么还是这么客气呀?”顾欣欣下一句话镇痛了我的耳膜。

结婚?

这么说,两个人现在的关系是,未婚夫妻?

我感觉到大脑一度窒息,狠狠地咬着手背,不让自己哭出声音来。

阳光下,两人紧紧依偎的样子仿佛天造地设的一对,就像是童话里一样光彩夺目,一样幸福。

我突然觉得和站在那里的顾欣欣相比,我就像是活在泥土里卑微到尘埃里的臭虫,见不得一点光亮,肮脏,散发着腐烂的味道。

“胥哥哥,你怎么了?怎么有点失神啊,是不是有心事啊?”顾欣欣双手勾在薄时胥的脖子上,举止亲密。

“没有啊,我在想,你怎么会突然过来。”薄时胥顺势搂住顾欣欣的腰,声线温柔。

“我去公司找你,结果发现你不在啊,就猜你到这里来了,毕竟这里是我们的秘密基地嘛!”顾欣欣把头靠在薄时胥的华丽,小鸟依人的样子我见犹怜。

秘密基地?现在从顾欣欣口中听到的每一句话都让我觉得无地自容,她那么干净,那么纯粹地爱着他,她是薄时胥的未婚妻,她家境又好,和薄时胥门当户对。

对我们平常人来说这辈子都不敢想的别墅,对于这两个人来说只是一个普通的秘密基地而已……

我一个恍惚,头踉跄撞在了柜门上,发出不大的响动。

“什么声音?胥哥哥,你听没听到,柜子里好像有什么动静?”顾欣欣很敏感的往这边看来。

我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衣柜里,回荡着我自己心脏在跳动的声音。

“没有啊,可能是长时间没有清理已经有老鼠了吧。”薄时胥及时挡在柜门前,低头吻住了顾欣欣的嘴唇。

我的手慢慢握成拳头,心里拧成一股绳,紧绷的随时都要断掉。

“胥哥哥?”顾欣欣一看就是未经人事的小姑娘,怎么经得起薄时胥这样的撩拨,已经瘫软在薄时胥的怀里,哪里还有心情来看衣柜里有什么东西?

“乖,你不是说今天要去试婚纱的吗?”薄时胥拥着顾欣欣往门口走去。

“人家好不容易跑过来的啦~”顾欣欣嘟着嘴,并不想离开,“不如我们做一点有趣的事情吧?”说着她把手伸到了薄时胥的领口。

“欣欣,你急什么,等你试完婚纱……”薄时胥暧昧的收住话尾。

顾欣欣点点头,面上并没有什么怀疑,只是淡淡的失落,随着薄时胥往外走,走出房门的一瞬间,她转过头来,直直看着我的方向,若不是我们之间隔着木门,真怀疑她在看我。

两个人消失在视线里,许久,我悬着的心慢慢落了下来,可是很快又陷入了一阵不知所措的羞愧中。

薄时胥已经订婚了,对象还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到底是以何种姿态来看待自己和薄时胥这种扭曲的关系?

我垂下头,呆呆的看着自己手腕上薄时胥流下的血迹,不知怎么面对。

“喂,你出来吧!”

衣柜的门突然被打开,突然出现的强烈光芒让我不禁眯起双眼,低着头,不去看他。

明明已经有未婚妻了,为什么一定要维持这种错误的关系?

“你怎么了?”他抱住我,把我压在身下,才注意到我的不正常。

“你已经订婚了?”我明知故问。

他沉默着没有回答,过了一会儿,自顾自的嘟囔着:“还不是你先背叛我的,而她一直在照顾我。”

我们都安静的一句话不说,空气里只剩下粗重交缠的呼吸声。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和行尸走肉差不多。”或许是,这一次我没有尽力去配合他,很快他便达到了高潮,毫不眷恋的推开我,离开我的时候脸上挂着冰霜。

“我还有事。”说着他转身就走。

前后不到一刻钟,他是去找顾欣欣了吧,毕竟我只能想到这么一个理由。

“对了,我房间里的东西,你什么都不许碰,我嫌脏。还有,我没有骗她,你就是那只老鼠,一样低贱。”他走了两步突然转过身,扫了我一眼后,说出伤人的话来。


游戏排行榜

关于本站 | 人才招聘 | 商务合作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通行证注册

去秀手游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沪ICP备13029565号-2
Copyright©2004 - 2016quxiu.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