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手机游戏,享快乐生活!
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安卓软件 > 言情小说 > 渣攻,打脸疼不疼?
渣攻,打脸疼不疼?
渣攻,打脸疼不疼?
  • 类型: 言情小说
  • 版本: v1.0
  • 大小: 12.00 MB
  • 标签:
4.5 (563评分)
扫二维码下载
内容简介

注:本站为保护作者及版权,只提供免费小说阅读app的下载,安装完成后搜索“渣攻,打脸疼不疼?”即可免费阅读!

慕珏对谈恋爱没有任何经验,仅有的一点经验都是来自于阿狸的口传身授以及送给他的所谓爱情宝典《花式撩男一百式》,还有从网上搜来的一些纯爱同志小说,但感觉知识和经验都不足够应对。

无奈之下,慕珏只好再次向他的“爱情顾问”阿狸,发起求助。

阿狸一见到慕珏,就直扑过去,跳起来搂住他的脖子,像一只树袋熊似的挂在他身上,大声喊着:“亲爱哒,人家好想你啊啊啊~~~还以为你这个死没良心的把人家抛弃了呢!”

幸好慕珏练过体能,身板儿够结实了,不然被他这一扑一挂,搞不好把腰都给折了!

慕珏嘴角抽搐了两下,道:“快下来,你很重哎……你是不是又长了几斤肉?”

阿狸被戳中死穴,悻悻的从慕珏身上下来,憋着嘴控诉道:“我又没人疼没人爱,只好化悲痛为食欲了。我长胖了,变丑了,没人要了,这都要怪你,有了炮友,忘了基友,见色忘义,过分啊过分!”

面对阿狸一叠声的指责,慕珏只能低咳了一声,心虚的摸了摸鼻子,最近只顾着跟邵炉鼎双修,的确没顾得上阿狸。

为了表示补偿,慕珏跑到保险柜里拿了一块白金男士腕表,丢给了阿狸。

阿狸一看眼睛放光,打开盒子一看,手指都激动得颤抖起来:“哇,是我最爱的卡地亚耶!”

这是一块精致奢华的手表,纯白金表带,整个表盘都镶嵌着钻石,是卡地亚最经典的蓝气球系列里最高端的款式,市值差不多要五十多万人民币。

“这……这么贵的手表,你……你真的送给我?”阿狸激动得都结巴了,嘴里问着慕珏,手指却紧紧攥着手表,生怕他反悔似的。

慕珏干脆的点头道:“对,送给你的。”

邵泽川送手表给他的时候,慕珏只是打开看了一眼,就不感兴趣的丢一边了。

这些日子,邵泽川送给他的礼物很多,每趟出门逛街,都恨不得把精品店都搬回来,拼命的给他买贵重的东西,好像要用这些来赎罪似的。

可惜,慕珏向来对金钱没什么概念,收了礼物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他只是单纯觉得这块镶钻手表跟阿狸比较配,就顺手送给了他。

阿狸感动的嗷呜两声,圆溜溜的大眼睛几乎要淌下两行眼泪了。

阿狸这副模样,不知怎么让慕珏联想起他养过唯一的宠物。

很久以前,他在冰原试炼时,遇到一只被异兽杀死的母狐,没想到母狐的身下还护着一只小狐。正好那次慕珏心情不错,就顺手救下了小白狐。

那是一只雪狐,说不出是什么品种,浑身雪白,没有一丝杂毛,身子小小的软软的,只有手掌那么大,又大又圆的黑眼睛总是带着微妙的呆萌感。每次喂食的时候,它也跟阿狸这样,一副感动得哭唧唧的蠢萌样儿。

不过,慕珏不是有耐心伺弄宠物的人,与其说他捡到这只小雪狐,不如说硬是被小东西赖上了。救了它之后,它就亦步亦趋的跟着他。好在那小家伙安分识趣,不敢随意骚扰他,只是在慕珏静坐练功时,默默陪在身边,久而久之,慕珏也习惯了这小家伙的陪伴,闲来无事时就逗弄小狐狸玩玩。

在灵气充盈的地方待久了,小白狐也渐渐通了灵性,慕珏看它灵根尚可,就喂了他一些仙草灵药,就这样过了几百年,小白狐居然修炼成了精,到他渡劫的时候,已经快要幻化出人形了。

不过,如今九莲魔尊已经灰飞烟灭,也不知那个蠢笨的小东西,现在怎么样了,会不会被人欺负?

慕珏轻轻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他已经不再是天绝宫的魔尊,也回不去太初大陆了,往事已矣,多想无益。

阿狸飞快的拆掉包装,把卡地亚手表戴在细白的手腕上,眉飞色舞的道:“哎呀,果然好好看,太适合我了!”

阿狸试戴完,又摘下手表,小心翼翼的放回表盒,然后凑过去在慕珏脸上啾地亲了一口:“你真好!爱死你了!”

慕珏嫌弃的擦了擦脸:“别乱亲!”

阿狸露出暧昧的笑容,用胳膊肘捅了捅慕珏:“不让我亲,是怕你家邵总吃醋嘛?他最近是不是特别宠你,我听说他天天来你这里过夜?”

慕珏淡淡的嗯了一声。

“哈哈!干得漂亮!不愧是我教出来的好徒弟!”阿狸兴奋的拍着慕珏的肩膀,“外面现在传得沸沸扬扬,说邵大少迷恋绝色/情人,要跟云家小少爷分手呢!”

慕珏摇摇头道:“那只是谣言罢了。”

有好几次,邵泽川当着他的面跟人通电话,谈的都是云家的事儿,似乎在拜托别人帮忙。

还有一次半夜醒来,他看见邵泽川一个人坐在书房,眉心紧皱盯着电脑屏幕。

慕珏现在的目力很强,远远的看清了屏幕上正是云氏企业的股价曲线图。种种迹象表明,邵泽川并没有放下云浅。

这也很正常,毕竟云浅是他的青梅竹马,暗恋了那么多年的对象,是他心头的朱砂痣,床前的白月光,哪里是说忘就能忘的?

虽然邵泽川现在是喜欢自己的,但并不代表他就把云浅淡忘了,说不定正是因为没得到,才更加念念不忘。

慕珏看着阿狸,认真的请教道:“阿狸,我问你,怎么样才能得到一个人的心,让他彻彻底底的爱上我?”

“What?你想让邵大少爱上你?”阿狸不可思议的道,他最开始以为慕珏在开玩笑,但看着他坚定执着的眼神,就明白他是认真的。

阿狸从沙发上坐直身体,严肃的道:“在回答你之前,我得先问你一个问题:你爱他吗?”

“……”

慕珏皱起眉,嘴唇动了动,心想,我爱不爱他,跟要拿下他的心,有什么关系?

就在这时,门铃突然不识趣的响起来。

慕珏看看墙上的钟,下午两点,这个时间段,邵泽川应该在公司,秦姨也还没到,何况两人都有钥匙,来了也不会按门铃。

“你是不是又网购了?”阿狸笑道。前一阵慕珏刚学会使用淘宝,天天网购,快递小哥一天要来好几趟。

慕珏摇摇头,径直走过去拉开了门。

门外站着一位不速之客,赫然竟是云家小少爷——云浅!

“请问,我可以进去吗?”云浅嘴上说得客气,实际并不等慕珏回答,就自说自话的脱下皮鞋,走进屋里。

云浅还是第一次来到传说中邵泽川藏娇的金屋,早就听说过这座别墅位于最好的海滨,设计独具匠心,不过百闻不如一见,这房子比云浅想象的还要奢华精美。

云浅表面含笑,眼底却飞快的掠过一道阴霾,再看到客厅沙发上的礼盒里昂贵的卡地亚腕表,脸色就更阴沉了几分。

邵泽川明明那么有钱,随手送给小贱人的手表就是好几十万的,却不肯拉困境中的云家一把,实在是可气!

慕珏看云浅一副正房太太上门搜查小三儿的架势,在房子里走来走去东张西望,好像巡查自己的地盘,心里也生出不悦来。

慕珏淡淡的说道:“云少爷,邵泽川不在家,您若是要找他,可以去他公司。”

只不过是一个暖床的玩意儿而已,居然敢直呼金主的大名,态度还这么冰冷傲慢,果然是不知天高地厚!云浅冷哼了一声,用不屑的目光看着慕珏。

当看到慕珏的脖子和锁骨上留下的暗红吻痕,云浅的表情由不屑转变为嫉恨。不知道这个狐狸精用了什么不要脸的手段,勾得邵泽川天天跟他混在一起,害得他连约邵泽川出来见一面都困难。

上一回跟邵泽川在小吃街不欢而散,已经过去十来天,虽然后来云浅跟邵泽川一再道歉,但邵泽川却对他的态度始终是淡淡的,不复没有以前的热情。

被云浅电话和消息多番轰炸,邵泽川也不为所动,每次都只是让他不要急,说他会处理云氏的危机。可是这么多天过去了,邵泽川一点动静都没有,让云浅不禁怀疑他是不是在敷衍自己,其实根本就不想帮忙。

云浅的父亲和哥哥也轮番来催促,嘱咐他务必要说服邵泽川,云浅急得嘴上都要起泡了。今天一早又跑了一趟邵氏,可是却被告知邵泽川外出开会,云浅没有办法,只好想出釜底抽薪这一招,直接杀到别墅来找慕珏。

云浅忍住心底的焦躁和气恼,傲慢的抬了抬下巴,对慕珏说:“你弄错了,我不是来找川哥的,我是专程来找你的。”

“哦,不知云少爷有什么指教?”

“指教不敢当,我想请你离开川哥。”

游戏排行榜

关于本站 | 人才招聘 | 商务合作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通行证注册

去秀手游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沪ICP备13029565号-2
Copyright©2004 - 2016quxiu.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