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手机游戏,享快乐生活!
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安卓软件 > 言情小说 > 只愿来生,不遇君
只愿来生,不遇君
只愿来生,不遇君
  • 类型: 言情小说
  • 版本: v1.0
  • 大小: 12.00 MB
  • 标签:
4.5 (53评分)
扫二维码下载
内容简介

注:本站为保护作者及版权,只提供免费小说阅读app的下载,安装完成后搜索“只愿来生,不遇君”即可免费阅读!

正在众人惊疑不定的时候,秋娘子连同陆远风一起出现了。

秋娘子穿着一身嫩粉薄衫,陆远风身穿暗红官府,两人这乍一看还挺像夫妻。

那群姑娘在秋娘子来了,自是喜不自胜。她们全是秋娘子发帖聚在一起的官家小姐,被秦妙雪如此无视,心里自然是不快的。可碍于秦妙雪是陆远风的妻子,也自是不敢朝她发难。

可秋娘子就不一样的,她是二皇子的侧妃,又听说和陆远风关系不一般,她要是开罪秦妙雪,想必也没人敢阻止。

这么一想,众人脸上也跟着露出了得意。

待两人走近,秦妙雪也跟着众人一起跪下朝着秋娘子行礼。秦妙雪这才跪下,秋娘子已经眼疾手快的拉住了秦妙雪的手,“秦姐姐何必如此,你身体尚未恢复,何苦如此作践自己?”

众人瞧着秋娘子,介不约而同的想:这萧淑妃娘娘待人可真好,连这罪妇都如此亲厚。

秦妙雪面色不大变化,只是礼貌的回答:“多谢娘娘体恤。”

秦妙雪话音落下,秋娘子便一脸亲厚的握着她的手同她交谈,众人不知二人说的什么,只是觉得秦妙雪神色平静,倒是秋娘子的神色有些怪。

等二人分开之后,秋娘子脸色有些泛白,竟转头对陆远风说:“陆大哥,秋儿有些乏了,想先回宫去。”

听了秋娘子的话,众人神色各异。

这萧淑妃不是说把她们荐给陆尚书吗?这话都未曾说上半句,她竟要回宫了。她走倒是不妨事,可她们一群姑娘家家的留在尚书府,岂不是很不成体统?

就在她们心思各异的时候,却见原先还神色大好的秋娘子惊呼一声就摔下地去。

听闻秋娘子已经怀有身孕三月有余,这一摔指不定会摔出个什么差池来。

不过就在秋娘子快摔下去之时,她们心心念念的陆尚书眼疾手快的扶住了。

众人悬着的心这才放下,就听秋娘子带着哭腔说:“陆大哥,我肚子疼……”

原先大家还当秋娘子开玩笑,见她脸色越发的苍白,额上也冒出了冷汗,这才知晓她怕是真的动了胎气。

因着这事,一时间整个尚书府乱成一团。倒是秦妙雪落得清闲,泰然自若的回到房内。

这方冬儿还在絮絮叨叨的问秦妙雪,那秋娘子不过脚下滑了一下,都不曾摔下去怎会动了胎气,那方便有太医同陆远风说秋娘子中了毒。

这毒还是众人熟知的千日醉。

这毒虽叫千日醉,却不是千日才毒发,是说要除去这毒性,需要千日。

也就是三年的时日。

千日醉的毒分外歹毒,只需要把毒涂到要害的人掌心,那毒便会跟着血脉涌动,钻到人身体的每个角落。

正因这种毒太过阴毒,这才被列为禁药。

这毒已经许多年不曾见过了,今日却被用在了秋娘子身上,自然不容小觑。

不到半个时辰,尚书府便被围了个水泄不通。

秦妙雪未曾出去,自然不晓得这番变故,正让冬儿去厨房拿几样点心,房门便被推开。

推门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陆远风。

陆远风脸黑着,只是看了冬儿一眼,冬儿就觉得仿佛有一股冬日的寒风扑到脸上,冷的她跟着打了个寒颤。

陆远风一向不给自己好脸色,秦妙雪也未曾放在心上,自顾对冬儿吩咐:“顺带拿一碗莲子汤,这几日怕是吃的辛辣,有些虚火上升了。”

冬儿见陆远风前来,心里其实是不愿离开的,就算她无甚作用,但在小姐被罚的时候,好歹能替她说上几句话。可看秦妙雪神色平静,像是压根无事一般,便又半惊半疑的走了。

这才走到院子里,就被人钳制住。

“小姐……”冬儿下意识的朝秦妙雪求救。

听到冬儿的声音,秦妙雪自然冲了出去,见两个高大的侍卫像是抓小鸡似的把冬儿按在地上,她瞬间变了脸,转头怒视着陆远风,“陆远风,你什么意思?你若是有火,尽管冲我来便是,动她一个小丫头算什么事?”

陆远风看着秦妙雪,那双一向没什么温度的眸子里,竟然闪过了一丝担忧。

不过那只是一瞬间,快的秦妙雪以为是自己的幻觉。

这个男人,怎么可能担心她。

“萧淑妃被人下毒了。”他开口,言简意赅。

秦妙雪微愣了一下,想到方才在院子里秋娘子对自己那般亲热,防备的看着陆远风,“所以呢?你是觉得是我下的毒?”

陆远风没有直面秦妙雪的问题,而是说:“你且先随他们去,我去宫里见一见皇上。”

听陆远风这么一说,秦妙雪的嘴角下意识的露出了一丝冷笑,“去见皇上?替我求情?”

陆远风看着秦妙雪片刻,未曾解释,径直出去了。

他走的时候未曾看一眼被人按在地上的冬儿,也未曾吩咐半句让他们对秦妙雪客气些。

秦妙雪看着陆远风的背影,残留的那点执念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两个侍卫径直把冬儿拖出去了,很快便有几个嬷嬷来请秦妙雪。她深知这次的事情远比上次的要严重许多,顾不得许多,便急匆匆的去了。

到了尚书府的院子里,冬儿已经被打的只有进气没有出气了,偏偏见到秦妙雪还一个劲的摇头。

自小一起长得的姐妹,秦妙雪自然知晓冬儿是让她不要求情。

咬了咬牙,秦妙雪直视着站在堂前的二皇子,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未曾说话。

秦妙雪自是认识这二皇子的,此前有次阴差阳错的,秦仲差点把她许配给了二皇子。不过当时秦仲的念头才起,便听闻那二皇子放出话来,不娶权势地位太高家的女儿。那意思,摆明了不恋权势,也不愿意和众皇子争夺皇位。

秦仲想把秦妙雪嫁他,看中的本就是他的不恋权势。皇位之争对于秦仲来说,是一件不堪回首的血色往事,他自然希望秦妙雪也不经历那些。

这事尚未有定论,皇帝却急匆匆的给二皇子指了正妃,这事也就此作罢。

未曾想,几年的光景过去,两人再见竟是这番情形。

《复仇娇妻归来》最新章节,主角是苏汉伟,剧情描写环环相扣、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网络小说,去秀网免费提供最新清爽干净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

我嗤笑一声,看着她这一副狼狈的样子,心里一阵暗爽。

秦若馨,更痛苦的事情还在后面呢。

你现在还可以多享几天福,最好这几天都不要来我的面前找骂找羞辱。

我抬起那掌心微微有些发红的手掌,放在秦若馨的眼前。

眼中含着半丝的委屈,“你瞧,我也是为了教训你这个特殊职业工作者,你看我的手也都打红了。”看到秦若馨气得身体发着抖,语气变本加厉,“我这只手可疼了,你说怎么办呢?你该不该赔偿我一点损失呀。”

秦若馨气的身体一阵发抖,她没想到今天这个女子竟然这么不要脸,竟然比自己还不要脸。

漂亮的脸蛋早已经气得面部狰狞,她瞪着猩红的眼睛,咬牙切齿的说,“禾琳娜,想要补偿是吧,好,我给你补偿。”

秦若馨说的最后一句话,语气加重,那句话里面布满了滔天的恨意。她抬起玉手,便要挥舞在我的脸上。

而我早就看出她这个意向,怎么可能会让她得逞。一把抓住秦若馨挥舞过来的手臂狠狠往后一推。

秦若馨那纤细的身躯便因为重力不足狠狠的往后一倒。

还好这冰冷刺骨的大理石早就已经铺上了地毯,要不然她这一倒,起码也要摔得鼻青脸肿。

但是就算是铺上了地毯,秦若馨也没那么好过。

那纤细修长的雪臂狠狠的撞在了茶几上,一股剧烈的疼痛感席卷了秦若馨的全身。

疼得她倒在地上抽搐着身体,眼泪都流了出来,想必她心中对我的恨意更甚了。

她声音微微有些颤抖,语气中满是滔天的恨意,眼神猩红一片的紧紧盯着我,“禾琳娜,你竟然敢这样对我,你不得好死,你给我等着吧,我一定要杀了你,杀了你。”

我迈着优雅的步伐,缓缓地蹲下身来,看着一脸狼狈的秦若馨。

心里一阵爽快。

爸爸妈妈,这是我替你们讨来的一点利息。

女儿一定要他们加倍奉还。

秦若馨,这么一点小痛小痒的你就受不了了,那么我当初受到的痛苦可是千倍万倍的。

呵呵…

这一切的痛苦我都要加倍奉还到你的身上。

那双漂亮的凤眸里藏着滔天的恨意,死死地看着一脸狼狈的秦若馨。

秦若馨被她盯的身体一阵发麻,她感觉自己仿佛是被地狱中的恶鬼盯上了一般,因为禾琳娜这个眼神实在是太恐怖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高大秀挺的身躯走进了别墅客厅。

“若馨!”

苏汉伟刚走进别墅客厅,凭一眼就看到了趴在地上,一脸狼狈的秦若馨。

他飞快地迈开长腿,走了过去,将躺在地上的秦若馨抱进了怀中。

脸色黑沉的如同深潭中的水一般,声音冷硬无比,“禾小姐,你怎么解释?”

我怎么也没想到苏汉伟会过来,听到他那冷硬无比的话,心里竟然微微一痛。

我心痛什么?

呵呵…

他苏汉伟爱护着谁关我屁事,我就是一个在他心中已经死了多年的女人。

我心中冷笑几声,口腔里竟然有一种苦涩的滋味。

他苏汉伟估计都不记得扶稻了吧,就算是记得,也只是想把这个算计他的女人给抓到手,亲手送进监狱吧。

我倔强的抬起头,脸上一片淡然,“苏先生,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你让我给你解释什么呀?”

我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个男人抱着秦若馨的样子真的是刺眼无比。

尤其是那秦若馨满是得意炫耀的眼神,更是让她恨得牙痒痒。

苏汉伟气得笑了出声,“很好,禾小姐,我想问一下,我未婚妻为什么会倒在你家的地板上。”

他低下头看了看怀中那身体一直发着抖的女人,看到她脸上那刺眼的巴掌印,眸子危险性的眯了起来,又抬起头看向站在自己面前一脸不以为然的女人。

“还有她脸上这巴掌印,你不要告诉我是她自己打的。”

秦若馨低声在他的怀中抽泣着,那柔弱满是受了委屈的小媳妇模样,让每个男人看了都忍不住心疼她。

只见她抬起来娇弱的小手抓了抓苏汉伟一丝不苟的西服,声音里满是委屈,“苏哥哥,这件事不怪禾小姐,你不要再跟禾小姐说那么多了,我们回去吧。”然后仿佛是有些惧怕禾琳娜一般往苏汉伟的怀中钻了钻,声音略微有些颤抖,“苏哥哥…我…我一点都不疼,我们…回去吧,求你了。”

我看着她这幅做作模样,嗤笑一声。

苏汉伟听到秦若馨说的话,心中的怒火更加的旺盛,看着毫不悔改的禾琳娜,气的眸子里猩红一片。

恨不得上前将这个死女人给撕成碎片,但是…

他不能,因为他还要靠这个女人的资金周转公司的危机。

如果自己将这个女人给惹毛了话,那么,恐怕这最后能救公司的机会都没有了。

他冷眼看着令自己百般厌恶却不敢得罪的女人,第一次心中觉得窝囊至极。

声音冷得就像是寒冬腊月里的冰块一般冰凉,“禾小姐,你不说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默认了是你打的我未婚妻对吗?”

我对他这道貌岸然的样子嗤之以鼻,翻了个白眼,“苏先生,我还想问问你是怎么管你未婚妻的呢。一大早起来就有特殊职业工作者过来扰我的清静。”

我缓步走到苏汉伟的身边,抬起葱白玉手抚了抚他那笔挺的西装。

“苏先生,你有没有听过这样一句话,一日之计在于晨,一天的好心情都在于早上的情绪。”

眼波流转紧紧地将苏汉伟包围在自己的眼中,语气中满是媚意,“先不说你这未婚妻一大早上就过来扰我清静了,就单单她浪费了我一上午的时间陪她在这里耗,她就该赔偿我一百万多的损失。”

秦若馨躺在苏汉伟的怀中,一开始还得意洋洋的,听到她说的这种话,气得从他的怀中坐了起来,“你说什么,贱人,你怎么不去偷去抢啊,还一百万,我呸,一分一毛都不会给你。”

苏汉伟那一张俊秀的脸庞一黑,他算是明白了,是自己这未婚妻自己过来找人家算账的,不过没有收拾成人家,反倒被人家给收拾了。

他凉了凉眼神,瞥了一眼怀中气愤的秦若馨,秦若馨感觉到他那眼神,害怕的缩了缩身子,不敢再出声,眼神却恶狠狠的瞪着禾琳娜。

苏汉伟抬起眸子,里面毫无感情,“不管是怎么样,我未婚妻也并没有对你动手,禾小姐,你却将我的未婚妻伤成这个样子,不好吧。”

我扑哧一声笑出了声,夸张的抬起食指,指着他笑弯了腰,毫无半点形象可言。

“哈哈…苏先生,照你这个话的理,那是不是说,我现在打你一巴掌,你还都不能还手了?”

我说完,站直了身体,快步走到苏汉伟的面前,抬起来手,便挥舞到他那冷硬的俊脸上。

“啪”的一声,这一巴掌我用了所有的力气,几乎是将所有的滔天恨意都聚集到这一巴掌中。

就连我的手打的都一阵发麻,痛到都有些失去知觉了,可是我并不觉得痛。

反而心中舒快了一通。

呵…

苏汉伟,也不知道这一巴掌你吃不吃得消。

我眼神戏谑的看着他,双手环胸,明明比苏汉伟矮了一个头不止,却带着一种上位者的姿态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苏汉伟被我打的那半边脸都失去了知觉,只知道自己那半边脸疼得很厉害,抬起手抚上那张脸。

早已经肿的老大了,眼神阴沉的看着眼前这个女人,眼中闪过一丝杀意。

他现在只想将这个女人给四分五裂的杀掉,再也都不想在这个世上看到这个女人。

然而他并不能。

他没想到自己平时还会被一个女人给打了,三年前自己被一个女人给侮辱,三年后却被一个女人给打了一巴掌,心中屈辱至极。

我看到苏汉伟眼中的杀意,心中微微一痛,随之伴来了一阵暗爽。

苏汉伟,现在才这么一点利息,你就受不了了吗?

可见你这么多年过去了,好像也没变多少呀。

我冷笑出声,“苏先生,你刚刚是想杀了我吗?看来你并不想要我出一笔资金周转你的公司呢。”

我转过身去,找到了真皮沙发的面前,缓缓的坐了下去,优雅地抬起腿夹在了另一只腿上。

“苏先生,你看看,我用了你说的道理,可见你并不是那么的开心呢。”抬起手点燃一支香烟,放进嘴中,吸了一口,朱唇微张,烟雾弥漫,那张娇艳无比的脸若隐若现,甚是好看,好看的仿若是一个妖精一般化身成人。

凤眸妩媚的眼角微挑,声音娇媚中带着一丝嘲讽,“你看看你,我刚刚只不过打了你一巴掌,你就想杀了我。”

我慵懒地斜倚在沙发上,“你想想你未婚妻刚刚那一巴掌要是打在了我的脸上,那么她现在还活在这世上吗?”

“我这也算是救了她一命,一点轻伤换一条命,已经很值得了,苏先生,你不要给我得寸进尺。”

这最后一句话,我声音略带着一丝尖锐,听到苏汉伟的耳中有一些刺耳,他有些不喜的皱了皱眉。

确实,如果自己的未婚妻真的打了眼前这个女人,恐怕,若馨真的就这样活不了了。


同类应用
游戏排行榜

关于本站 | 人才招聘 | 商务合作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通行证注册

去秀手游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沪ICP备13029565号-2
Copyright©2004 - 2016quxiu.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