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手机游戏,享快乐生活!
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安卓软件 > 言情小说 > 邪恶帝王的宠妾:勾心皇后
邪恶帝王的宠妾:勾心皇后
邪恶帝王的宠妾:勾心皇后
  • 类型: 言情小说
  • 版本: v1.0
  • 大小: 12.00 MB
  • 标签:
4.5 (30评分)
扫二维码下载
内容简介

注:本站为保护作者及版权,只提供免费小说阅读app的下载,安装完成后搜索“邪恶帝王的宠妾:勾心皇后”即可免费阅读!

  无帝城中狼烟起,一曲艳歌任旖旎

  她背负王者的阴谋,来到奇异陌生充满未知危险的沙漠之城,遭遇这一生无法预测的劫难,在红罗帐中翻手成云,覆手为雨。

  她一步步逼着他成魔,他也成魔,他更是为她跌下地狱成修罗……

  用尽计谋,用这天赐的容颜和身体,颠鸾倒凤,成全另一个王朝美梦。

  等到尘埃落定,他教她懂得何为情爱,而她看尽百花负春风,却发现,无论身与情,再回不到最初。她被囚在高台上,一世繁华抵不过夜夜旖旎……

  沙漠之城,又称无帝城。

  这是沙漠中的一片浩瀚无边的绿洲,能走的进来,并活下去的人,不需要任何人来主宰他们的命运。

  因为已经足够强大,所以,无帝城无帝王。

  外界传言,这是地狱之城,布满了死亡之树,魔鬼之花,暗无天日,人性凶残。

  又有人言,此乃神仙桃源,美人如云,处处是灵丹妙药,可令人长生不老,永世不死。

  未曾踏入无帝城的人,听着种种传言,无法想象无垠的沙漠中,会有怎样惊心动魄的美。

  沙漠之城的种种传说,连结成一个妖艳的网,网住了世人欲望之心,朝廷,江湖,平民……无人不想进入无帝城,一睹神奇之域,得到不老神药。

  数万里的黄沙弥漫,一行驼队在缓慢的行走,驼铃发出的声音,像是勾魂的魔音。

  ——无帝城,暗流涌动,即将风云变色。

  设计精巧舒适的驼车上,探出一只素净的手,手腕上缠绕着璎珞玉石,在荒漠的骄阳下,闪着刺眼的光芒。

  这只柔若无骨软滑白净的手,和这手腕上的璎珞,都表明驼车里的人,如何的处尊养优。

  海无香微微眯起眼睛,大漠的阳光如此刺眼,黄沙肆虐的翻滚着往轿子里席来。

  “主上,风沙太大,还是放下轿帘吧。”轿边的骆驼上,坐着一个紧身装扮的年轻男人,他有着一双精光闪闪的锐利眼眸,脸色却极为苍白,这让那双锐利的眼眸格外漆黑。

  他叫尹宁,是王族精心训练出来的侍卫,护她周全。

  海无香眼波流转,似有轻叹,此刻黄沙弥漫,再到下一刻,会是血色弥漫。

  她的手中,攥着一个王国的欲望,或者说,一个国王的欲望……

  尹宁看着她放下轿帘,漆黑深邃的眸中,闪过一丝莫名的笑意,令人心颤的笑意,仿佛那看不到底的眼眸深处,藏着吞噬一切的危险旋涡。

  无帝城从没见过,有人能用如此优雅姿势,穿过万里无垠的沙漠,穿过沙漠边界的毒瘴和重重诡阵,来到沙漠之城。

  他们更多的是看见血污满身,伤痕累累,疲惫不堪,濒临死亡的人,挣扎着爬到这片美丽神奇,如同桃花源的土地上。

  驼铃依旧在响,只是骆驼只剩下了十分之一,而跟随海无香那些武功高强的侍卫,三百人,只剩下三十六人。

  难怪自始至终,若无巧合机缘,无人能进入沙漠之城一睹奇容。

  只是,世人传错了,这并非只是一个城,它的疆土,可能辽阔的让人无法想象,比一个小小的国家,不知道要大多少倍。

  翠绿如莲叶剪裁而成的小楼,往常来人不绝,今日却安静异常。

  翠羽小楼的主人,正是穿越万里荒漠,来到此处的海无香。

  在半月前,她领着三十六人,旖旎来到沙漠之缘,就已成无帝城中饭余茶后的谈资。

  如今翠羽小楼名声鹊起,不仅因她敢在这血池脚下,开了一间医铺,更因为她的容貌。

  见过她的人,永远忘不掉那双黑中透着异紫的双眸,还有她那轻软的身段,令男人萌生渴望的轻软。

  一池氤氲的湖水,像是收纳了天地间的绿,泛着青碧的色泽,美如碧玉。

  更美的是里面的女人,一头长发在泉水中丝丝散开,如同水中女妖,碧波下若隐若现的身体,能让所有男人心跳失神。

  “这就是让无帝城的人,争睹芳容的妙手罗刹?”略带低沉的悦耳声音响起,花丛掩映下,修长的身影一闪而过。

  海无香懒懒的抬眼,能避过她的那些手下,又轻松绕过她的乱情树,毫发无伤的站在她面前,无帝城里,果然高人辈出。

  凌流风遇到一双他见过的最美的眼睛,明明是漆黑的瞳孔,却在阳光下泛着妖异的深蓝的紫,像是有万顷海水封印其中,带着天真却又诱惑的神秘色泽。

  果然是妙手罗刹,殊美清丽不可方物,难怪近日受伤的人愈发的多,纷纷赶到平日不敢踏入半步的血池,一睹芳容。

  海无香看着站在水面上风流倜傥的男子,轻轻一笑:“公子怎么称呼?”

  她对自身的优势和劣势极为清楚,若非这张绝色的脸,若非这颗冰冷的心,她怎会来到危影重重的无帝城?

  刹那间,恍若万莲绽放,竟有袭人暖香。

  无帝城水土极好,美人如云,凌流风也阅人无数,这时却失了神。

  尤其美人沐浴,香肌半露,粲然一笑,美不胜收。

  “喊我夫君便可。”凌流风在水上如履平地,走到她的面前,屈膝蹲下,伸手去捏她的下巴,孟浪之至。

  “夫君?”海无香倏然往后一滑,避开他的手,无帝城三主之一的凌少主,竟如此轻浮。

  “嗳,乖娘子。”凌流风嘻嘻一笑,如影随形,将她逼到岸边,还是捏住了她的下巴。

  海无香的眼里没有半分怒意,被人言语轻薄,手上占了便宜,她也不嗔,玉足往上一点,只见凌流风身影一闪,便站在了岸边,笑道:“娘子脾气好暴躁,不好,不好。”

  “你可知,我又叫毒娘子?”海无香微微侧头,唇边亦浮起一丝笑容。

  她既能妙手回春,当然也能送人入地狱。

  “确实很毒。”凌流风不再靠近她,只是笑道,“三日后,天都堡来迎娶美娇娘,翠羽小楼,搬入天都堡中,你白日坐堂,夜间上床……”

  “那便看你有没有本事请的走我。”海无香又笑了,那笑意从眼里转瞬即逝,有一种娇憨却又风情的美,极端相反的气质同时并存,说不出的奇异,却不妨碍她的笑倾城倾国。

  “暂且收下定情物,三日后,为夫在洞房归还。”凌流风声音未落,人已不见。

  岸边石凳上艳红的裹胸也随之不见。

  凌流风既然来了,那剩下的人应该也会很快见到。

  海无香靠在岸边,神态怡然,脸上无喜无怒,眼里也无情无爱。

  她在此悬壶,已经大致摸清无帝城的情况。

  无帝城虽无帝,却有三个令人闻名丧胆的名字。

  只要一个出现,另外两个定不会再沉住气。

  “主上,血池下,聚集着许多天都堡的人。”花丛外,一个锦衣侍卫闪现,漆黑的眸中有极为隐蔽的兴奋。

  “许多是多少?”海无香缓缓穿好衣袍,系上裙带,赤着脚,往尹宁身边走来。

  “三千。”锦衣侍卫正是尹宁,神色恭谨的回答。

  “刚才那男子怎样?”海无香从尹宁身边走过,淡淡问道。

  “传言天都堡有三万弟子,凌流风是这里最大的头目,自然是非常之人。”尹宁刚才故意让凌流风闯进来,他转过身,跟上海无香,低低说道,“主上,我们需要他。”

  天都堡的“乌合之众”可不能小觑,这些人大部分都是游侠儿,机缘巧合,穿越万里无垠的沙漠,来到这里,慢慢成为一个中土人的联盟。

  “那我,该嫁?”海无香停下脚步,侧过脸,问道。

  “无帝城太大,如今半个月过去,三十六个侍卫,死伤一半,也未能找到我们要的东西,如今若有天都堡的三万弟子相助……他们熟悉这里的一切,我们可利用他们,功成身退。”尹宁思索片刻,终于说道,“所以,主上该嫁!”

  海无香听到最后两个字,轻轻叹了声,闭上眼睛,她的胸口隐隐痛了起来。

  “主上,天都堡是无帝城最大的帮派,我们必须借助他们的力量!”尹宁见她闭目不语,又说道。

  他是海无香身边的侍卫领军,可是举止风度,却不像普通的侍卫,难掩那份逼人的贵气。在这里,他的话如同军令。

  海无香伸手拂了拂被风吹乱的长发,一双深紫的眼眸,泛出不该有的情绪——悲伤。

  “公主!”尹宁突然用密语喊道。

  他早就发现海无香踏入无帝城后的反应,在沙漠之中,她从不显现出一丝疲惫和情绪,如今她就像是病了,眼里的光彩一天天黯淡下去,时常茫然的看着四周,像是在寻找什么。

  “尹宁,我想回去。”海无香也用密语说道,带着从未用过的哀哀口吻。

  “只要拿到那张图,我们就能回去。”尹宁只知她是没有感情的工具,如同一柄利剑,不会有自己的灵魂,也不会有悲喜。

  如今突然听过她哀哀的口吻,竟不觉心中一痛,似乎被她的哀叹蛊惑住。

  “我怕我撑不到那一天就死了……我怕我再也见不到他……”海无香转过身,看着尹宁,那双眼里,似有万顷海水,随时会淹没一切。

  她说出这句话,胸口炸裂般的疼,喉咙一甜,竟吐出黑色的血来。

  “你……你动情了?!”尹宁急忙抚上她的后背,眼里幽幽沉沉的映着海无香苍白的脸,连尊称都忘记了。

  “我只是……只是怕自己死在这个地方……”海无香伸手摸到自己的唇,上面有粘稠的暗黑的血。

  许是因为这十八年年来,从未离过他的身边,又或者,他是唯一的亲人,所以还想着回去见他一面……

  还可能……是这个叫无帝城的地方太可怕,她踏入这里之后,每夜都做着奇怪的梦,就算醒来,也会听到有人在黑暗中唤她。

  海无香对无帝城,有种从未有过的敬畏感,仿佛这里处处都是神灵,有无数眼睛在盯着她,让她想快点回到中土王国。

  “不会,有我在。”尹宁有一张异常苍白的脸,如同从地狱里刚刚出来,可他的眼睛却极黑,如同秋夜里的灿烂繁星,这让他带着一种掩盖不住的特殊光泽,仿佛是幽冥世界吸血王国里走出的王之子。

  “尹宁,尹宁……你护不住我的命……”海无香闭上眼睛,靠在他的身上,心如刀绞,觉得自己的生命在缓慢的流逝。

  她的命,只剩下两年。所以必须尽快的找到王上要的那张图,然后,死在那熟悉的王宫里,永远与他为伴。

  “无帝城处处都是奇花异草,定能找到延年益寿的神药。”尹宁扶着她的肩,用密语低低的说道,漆黑的双眸里闪动着芒星。

  “尹宁,你说嫁了他之后,何时能找到那张图?”海无香无力的摇头,她只要找到那张图——帝王心中想要的图。

  至于自己,无欢无悲,唯一的执念,就是在他身边死去……

  “我会帮你。”尹宁不动声色的看着那张皎如明月的脸,她确实美的无可挑剔,尤其是用天真的语气说话时,让人忍不住想爱怜的占有。

  可惜,他和其他男人不同,他对这样倾国倾城的美人非但不动身心,还要将她送给另一个男人。

  “你也变了。”海无香抬眸,看向尹宁的脸,他从小就陪在自己身边,习文练武,和其他几个贴身侍卫一样,每天都在一起,彼此极为熟悉。

  可踏入无帝城之后,尹宁似乎就变了,从称呼到语气,都有细微的变化。

  尹宁看到那双异紫的水眸,心中一紧,莫非被她看出什么了?

  “你也能听到它的声音?”海无香又问道。

  她在这里,经常会听到有什么在唤她,就像魔咒,无法摆脱。

  “公主,有人来了。”尹宁的耳力似乎极好,海无香还没听到动静,他就立刻从袖中掏出手帕,替她擦去唇上的血迹。

  “主上,霜寒三人失去联系。”晓寒匆匆走到海无香身边,满脸忧愁,他们又失去了三个伙伴,如今只剩十二人。

  “罢了。”海无香见惯了生死,从没有异样的感情,但是今天,没来由的悲怆,身边的人一个个消失,她不想到最后只剩自己一人回去。

  所以,嫁去天都堡,或许是最好的路。

  冷千绝坐在竹楼中,看着远处云卷云舒,秀挺的眉宇间,带着漫不经心的狠厉和冷绝。

  若是这等阴沉放在面目可憎的人身上,会令人望而生畏避而远之,偏生他容貌秀美,肤白胜雪,虽有狠戾,让人却又不觉多看两眼。

  无帝城来了个有趣的女人,在最乱的三交处,开了一所医馆。

  能活着走进无帝城的人,不是奇人也是异人;能领着如此多的手下,美不胜收的走进无帝城的女人,不是妖女就是魔女。

  能款款走进无帝城,在血池处住下,悬壶济世,无帝城还从未有过。

  如今正值用人之际,越是奇人,越要收拢,不能为我所用,立刻斩尽杀绝。

  可惜,他来晚了。

  如今人去楼空,只剩下药草的香味,淡淡的萦绕在竹楼里。

  天都堡……他心头的一根刺,无法拔除。

  对千绝宫的后人来说,那些中土人,着实比魔教还要可恶。

  冷千绝是千绝宫最后一个宫主。

  千绝宫在此处已矗立数千年,是土生土长的沙漠之城里的人。他们的祖上,和那群从外面撞进来的野人不同,冷家身体里留着的血,是无帝城最古老最纯正的一支子嗣的血。

  所以,作为正宗的本土血脉,千绝宫在无帝城的威望极大。

  原先,沙漠之城里的子嗣,心性平和,善良仁慈,没有人知道什么叫做“皇帝”,也没有任何的王法赋税,无帝城里遍布着各种山珍野味奇花异草,沙漠之城的人们衣食丰足,没有战争和贪欲,如同在世外桃源过着神仙日子。

  可是,随着外面偶尔闯进来中土人越来越多,一切都变了。那群伤痕累累却又武功高强的恶徒,将外面世界的贪欲带到桃花源里,他们有征服欲,有控制欲,想要把这美丽的地方变成自己的家园,于是,杀戮和抢占开始了……

  数千年来,从中原进入此地的外来武林人士扎根发芽,他们流着野性的血,想要成为无帝城的帝王。

  作为矗立了几千年的千绝宫,被他们当成了最终目标,想要利用千绝宫,一统无帝城。

  而数百年前魔君发动的一场杀戮,让流着沙漠绿国血液的千绝宫差点灭亡。

  从此,千绝宫的大门紧闭,无帝城子嗣的血开始变冷,曾经他们敞开仁厚的胸怀,迎接和拯救那些从沙漠里满身是血的“远客”,到了最后,却反被他们所杀,外面的人心如此残酷,沙漠之城再也不欢迎任何的中土人。

  如今的千绝宫,不知是因为数百年前元气大伤,还是因为沙漠城中的本土人越来越少,如同没落的贵族,带着无言的悲怆和痛苦。

  本是同根生的魔域,个个凶残狠毒,而千绝宫又无法相信任何外人。

  所以,这些天,只要踏入沙漠之城的外来人,千绝宫的人都会杀了他们,或者,将他们囚于阴寒的天牢,等噬心药炼出,就喂他们服下,让他们成为千绝宫的死士杀手。

  可惜,这个传言中的妙手罗刹,被天都堡抢先一步夺走……

  冷千绝岂能甘心,若是海无香成了天都堡的人,就意味着,千绝宫又多了一个敌人。

  艳霞满天,坐在软轿中的女子,容貌比漫天烟霞还要明丽动人,眼眸流转间,让人心中一荡,魂儿飞出一半。

  “少主夫人的身段真勾人。”

  “也只有这样的美人才能配的上我家堡主……”外面一直在啧啧议论,言语放肆,毫无礼教,和中土的丐帮所差的就是身上的衣服精美些而已。

  海无香撑着额头,对身边用火辣辣眼光打量着她的陌生男子不理不睬。

  现在,天都堡的人正吆喝着,高高兴兴的抬着轿子往回走,天都堡早就张灯结彩,等着新娘子回去洞房。

  只是,这些人要走回天都堡的老巢,不是快马加鞭,还得两天的时间。

  无帝城究竟有多大,谁也不知道。

  烟霞渐渐散去,夕阳垂垂而落,月亮已经挂在了天空上,轮廓越来越清晰,散发着幽蓝的光芒。

  沙漠中的人见过海吗?海无香闭目养神,想着无聊的问题,没有为即将到来的洞房之夜担忧。

  她是无情无心的人,那人说,一动情,就会离死亡更近。

  既然无情,对男女之事自然无牵无碍。

  只想着快点回到天都堡,完成她的任务。

  入夜,天都堡的人还在行走,丝毫不见疲惫,马蹄声中依旧杂着大家的笑谈,说着粗鲁的流氓话,纷纷讨论着洞房怎么把凌流风灌醉,然后去闹堡主夫人。

  海无香听着山林里各种鸟兽声音,这里很多东西中土没有,她根本没有见过,却奇异的感觉到莫名的熟悉。


游戏排行榜

关于本站 | 人才招聘 | 商务合作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通行证注册

去秀手游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沪ICP备13029565号-2
Copyright©2004 - 2016quxiu.com. All Rights Reserved.